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庶妃驚華:一品毒醫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舍身擋劍

    謝彗戰戰兢兢的跟著劉旭進了屋子,咽了口唾沫之后,跪在劉旭的面前:“臣婦有罪。”

    劉旭讓小皇子坐在他的腿上,對謝彗說道:“起來吧,不用緊張,你的事情太子已經跟朕說過了,朕沒有怪罪你的意思,也不會治罪于你的。”

    “謝陛下。”謝彗垂眸起身,不安的站在一旁。

    “你把宇兒照顧的很好。”劉旭說道。

    “這是臣婦應該做的。”

    劉旭讓宮人將小皇子抱了下去,然后看著謝彗說道:“太子跟朕說,他想要娶你。”

    “臣婦配不上太子。”謝彗垂眸一直不敢看陛下,咬了咬嘴唇說道,“臣婦不敢奢望與太子之間有什么,陛下饒了臣婦一命,臣婦已經感激不盡了,不敢再有其他的奢望。”

    “太子尚且敢為了你爭上一爭,為何你沒有這個膽量?”劉旭問道。

    “不是臣婦沒有膽量,只是臣婦不想入天家罷了。臣婦不是編排天家,只是這些年也看透了一些事情,身在天家雖然可以享盡榮華富貴,但是卻也有無盡的寂寞。”謝彗苦笑了一下,“縱然與太子勉強在一起,姐姐的死,大哥的死,謝家的沒落,這些臣婦不會怪任何人,到底于心有愧,余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太子。再來,臣婦現在的身份是宇兒的小姨,宇兒又是他的皇弟,我跟他之間到底算什么?日后宇兒又該如何自處?”

    劉旭微微嘆了口氣,看了外面一眼,問道:“你可曾聽清楚她的話了?”

    “兒臣聽清楚了。”劉昶清失望的說道,他嘆了口氣,入內,“見過父皇。”

    謝彗的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腦袋垂得更低,沒有再多說什么。

    “平身吧。”劉旭說道,“你的事情朕不過問,你自己看著辦吧。”

    “是。”

    劉旭起身離去,劉昶清看著謝彗沉默良久,問道:“果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謝彗聲音很小,卻也堅定:“我想了很久,我應該是不愿意的。”

    劉昶清咽了唾沫,說道:“你去見你兄長最后一面吧。”

    謝彗跪在地上,磕了一個頭:“多謝殿下。”

    “在城郊有一座道觀,我命人將其修繕一下,也不過三五日的功夫,你便是在那里清修吧。”劉昶清說道,“宇兒也可以隨時來看你。”

    “殿下。”謝彗抬眸看著他,淚水不住地往下流,“如果有下輩子,謝彗再報答殿下吧。”

    劉昶清微微仰著頭,將眼淚逼了回去,快步離去。

    幾日之后,劉昶清親自送謝彗去道觀內。這個道觀不是很大,是前朝的時候一位公主的清修之所,后來被棄用了。

    “殿下回去吧。”謝彗說道,“請嗲下多加保重。”

    “嗯。”劉昶清輕輕的點頭,隨后轉身準備離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幾個黑衣人突然從天而降,直沖著劉昶清而來。

    “有刺客!”侍衛驚呼道,“護駕!”

    這一次劉昶清送謝彗出來,本就是微服,身邊沒有帶多少護衛,這幾個刺客來勢洶洶,那些侍衛根本不是其對手。

    劉昶清抽出佩劍,將謝彗護在身后:“別怕,有我在。”

    一個刺客揮刀而來,劉昶清與其廝斗在一起,劉昶清的武功雖然算不上絕頂高手,但是這些年來一直都在刻苦練習,故而對付一個刺客還算是不在話下。他一劍刺去,正中刺客的胸口,想要將劍拔出來的時候,卻見著他突然將長劍死死的抓住。

    而這個時候另一個刺客突破了突破了侍衛,朝著劉昶清而來,劉昶清手上的長劍卻是拔不出來,只見著那刺客手上的兵刃越來越近,他瞳孔之內都能夠看到那兵刃的寒光。

    就在這個時候,謝彗突然擋在了劉昶清的身前,那刺客手上的長劍一下子便是直直的刺入了她的胸膛,血水瞬間染紅了衣裳。

    “謝彗!”劉昶清高呼了一聲,一腳將那刺客踹開,將劍拔了出來,朝前一扔,刺去了死傷謝彗的刺客的喉嚨。

    他猛地上前一步,接住了謝彗搖搖欲墜的身體:“慧兒,慧兒……”

    謝彗臉色蒼白,她虛弱的笑了笑:“殿下,我是不是快死了?”

    “不會的,你不會死的!”劉昶清急忙說道,“我不會讓你死的,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我可能不行了,殿下,答應我,要做一個好皇帝,要好好兒的活下去,好好兒的照顧宇兒。”謝彗虛弱的說道,“如有來生,我希望我們都是普通人,我要嫁給你,做你的妻子,給你生好多的孩子……”

    話音落,謝彗的雙手垂下,眼睛也閉上了,沒了氣息。血水從她的胸膛慢慢的滲出,將周圍的雪地都染紅了。

    “慧兒!慧兒!”劉昶清心痛的大喊道,“你不睡,你看著我,看著我啊!啊!”

    天空飄下雪花,劉昶清在雪中抱著謝彗的尸體,直到她的尸體慢慢的變冷僵硬到沒有一點溫度。

    劉旭趕來的時候,劉昶清的身上已經積滿了雪花,可是他還是抱著謝彗的尸體不肯放手,旁人也不敢勸解。

    “昶清,她已經死了。”劉旭勸道。

    “我知道。”劉昶清淡淡的說道,“我知道她已經死了。她現在不是我的小姨,也不是我的皇嬸了,她誰都不是,她只是她,只是我的慧兒。她生前,我們之間有太多的阻攔,而現在她清清白白的,就讓我們待一會兒吧。”

    劉旭沒有再勸,只是讓周圍的人多觀察著,不可讓殿下出事。

    他叫來了侍衛,詢問刺客的事情。

    “今日殿下來此乃是微服,他的行蹤應該沒人知道才是,不知道為何刺客會埋伏于此。”侍衛奇怪的說道,“難道有人走漏了殿下的行蹤?”

    “查。”劉旭冷冷的說道,“必須將此事查得明明白白的。刺客可留下活口?”

    “還有一人,不過那刺客傷得很重,只剩下一口氣在。”

    “救活他,將幕后兇手審問出來。”劉旭厲聲道,“都這個時候,朕倒是想要看看,誰還敢對太子不利!”

    “是。”

    木蘭。

    莫子玉順利的將王位禪讓給了羋戚。

    這一次羋戚已經積累了足夠的威望,他成為木蘭的王也算是眾望所歸。

    典禮之后,莫子玉將自己的東西收拾了一下,準備離開王宮,前去與父兄匯合。

    “陛下,你這便是要離開了嗎?”紅娘不舍的問道。

    莫子玉微微一笑:“不要叫我陛下了,我不再是你的陛下了。那邊的仗已經打起來了,我這個時候過去也正是時候。”

    “那公主務必保重自己。”紅娘說道,“公主也請隨時打聽一下關于少主的消息。”

    “放心好了。”莫子玉眸子微微轉了一下,“你日后就好好輔佐羋戚吧,他會是一個好的王的。”

    “公主放心。”

    “其實有時候命運真的挺奇妙的。”莫子玉感慨道,“當初很羋戚的相遇不過是因為他想要報復木蘭罷了,沒有想到現在他居然成為了木蘭的王。不過我倒是想起了邱銘,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干什么。”

    “公主擔心那個叛徒做什么?”紅娘哼了一聲,“總之公主要好好的保護自己。”

    隨后莫子玉與司徒摘星還有秦逸兩人,悄然離開了皇宮,前方與犬戎的戰場之上。

    她用了姜柳的身體,用了木蘭公主的身份,現在也算是徹徹底底的還清了,以后她不再是木蘭的公主,不再是姜柳,她以后只想要做她自己,是想要做莫子玉而已。

    他們三人趕了整整七日,方才趕到了北夏的軍營內,三個外人,自然是被攔在了營帳外。

    “你告訴莫子玨將軍,他妹妹來了!”

    “妹妹?我們將軍可沒有什么妹妹,哪兒來的村姑,還敢冒充我們將軍的妹妹,活得不耐煩了?”

    莫子玉嘆了口氣,這里可不是自己從小長大的莫家軍軍營了,他們不認得自己也正常。

    就在這個時候,只瞧著莫子玨帶著一隊人巡營,莫子玉喚道:“哥!”

    莫子玨微微一愣,急忙轉身,不敢置信的看著莫子玉:“你怎么來了?”

    “來幫你啊!”莫子玉笑了笑,“先讓我們進來吧!”

    莫子玨急忙命令士兵放行,他又是生氣又是感動的拍了拍莫子玉的腦袋:“你膽子不小,怎么到戰場上來了?這戰場之上可是兒戲的地方?”

    “哥,今時不同往日,多少刀山火海你妹妹我都闖過了,還有什么是我怕的?”莫子玉微微一笑,“我雖然不懂打仗,但是我懂得醫治,做一個軍醫還是沒有問題的!還有我的這兩位朋友,你已經很熟悉了,他們定然也會幫你大忙的!”

    莫子玨朝著二人行禮:“多謝你們愿意來這里幫我們驅逐犬戎,乃是大義。”

    “我雖然是個賊,但是我知道有些事情那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可從來不是什么貪生怕死之徒!”司徒摘星揚首說道,“有什么用的找我的地方,只管吩咐就是了!”

    “先隨我去漸漸父親吧!”莫子玨高興的說道,“他若是知道你們來此,也必然侍衛寬慰。”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快乐12任五开 海纳策略配资 安徽基本快三走势图 日海智能股票股吧 广东闲来麻将怎么下 … 炒股第一步 麻将来了安卓手机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微博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新快3最新开奖上 牛客栈策略 湖北11选5 闲来麻将 配资平台哪个好`找恒瑞行配资 捉鸡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