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沈芷幽用這樣的視線盯著,莫名地,中年男人的心里就冒出了幾分心虛感。 然而,想到身后支持著他的是高氏丹鋪,根本不是眼前這一間小小丹鋪可以相比的,中年男人的底氣瞬間又足了起來! 他腰板一挺,色厲內荏地對沈芷幽說道:“我父親的尸體都擺在這里了,難道我說的事情有假?!我父親就是被你們丹鋪的假藥害死的!” 沈芷幽輕飄飄地掃了他一眼,說道:“你說你的父親是吃了我們丹鋪賣給你的丹藥才死的,證據呢?” “哼!我就知道你想抵賴,所以證據我都留著呢!” 中年男人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個丹藥盒子,以及一張收據,向四周圍的人展示道:“你們看看,這張是我在這里買藥的單據,而這個丹藥盒子里面的仙丹,則是我在這間丹鋪購買的,我父親沒吃完,還留著呢。” 眾人紛紛接過中年男人手里的那張單據,傳閱了開來。 確定中年男人的丹藥是在沈芷幽的丹鋪購買的以后,其中一名路人忍不住說道:“即便你的仙丹是在這里購買的,也不能說明你的父親是吃了這里的仙丹才出事的吧?” 這個路人是西城區第九街另外一間店鋪的老板,對沈芷幽的印象挺好,因此,不相信她能做出賣假藥害人命的事情來。 中年男人故作悲憤地說道:“我本來也沒想到是丹藥問題的,結果,我家的狗子無意間吃下了一顆剩下來的仙丹,沒過幾個時辰就暴斃身亡了,這不是這間丹鋪的仙丹問題,還能是什么問題?!” 中年男人的話語引來了不少正義感爆棚的路人的憤怒,其中一個人忽然大吼了一聲,“無良商家,殺人償命”,立即引起了眾人的紛紛回應—— “對!殺人償命!” “不償命的話,至少也得賠錢!” “賠她個傾家蕩產!” “這間丹鋪也別再開下去了,簡直是在謀財害命!” …… 在眾人的討伐聲中,至始至終,沈芷幽的唇角都噙著一抹云淡風輕的笑意。 仿佛壓根沒把這一切放在眼里。 有人發現了這一點,怒氣沖沖地說道:“你看呀!那個老板直到現在都還在笑著呢,依我看,人命在她眼里,根本就不值錢!” “就是!實在是太可惡了!” “我們去砸了她的店鋪吧!” “對!砸了她的店鋪,讓她再也開不下去!” 這些人說著,作勢就要往沈芷幽的丹鋪沖去! 沈芷幽單手一揚,生生地在地上劃出了一條明顯的分界線。 “你們誰敢靠近這里半步,就別怪我不客氣!”沈芷幽唇角的弧度不變,說出來的話語卻充滿了冷意。 她漆黑色的雙眸在那群人的身上一一掃過,莫名地,那群人的脊背上泛起了一股寒意。 “你……那你說說,這件事你要怎么解決!” “對,你害了別人的性命,總該給出一個解決辦法吧,還是說,你打算就這樣把這件事揭過去,再也不提了?!” 沈芷幽淡定地掃了那兩個說話人一眼,平靜地說道:“僅憑這個男人的一張嘴,你們就給我定了罪,你們的正義感也來得太過于容易了一點吧?” 這幾個人一噎,覺得沈芷幽的話,似乎也有幾分道理。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聲,說道: “我就知道你還想狡辯!既然你還要我給證據,那我就把證據給你!” 中年男人說著,打開了手里的丹藥盒子,里面整整齊齊地放著幾顆仙丹,這幾顆仙丹都是半透明狀的,也只有沈芷幽煉制出來的仙丹,才有這種外觀。 “這幾顆仙丹都是在你們丹鋪購買的,你不否認吧?” 中年男人舉著手里的仙丹說道,“也就只有你們的丹鋪,會出售這種丹藥!” 沈芷幽眼底里閃過了一抹幽光,勾勾唇角,說道:“我不否認,這幾顆仙丹都是出自我們丹鋪的。” “很好!你肯認最好!”中年男人咬牙切齒地說完,眼底里精光一閃,“現在,我就把這幾顆仙丹都吞下去!如果我沒事的話,那就說明這幾顆仙丹沒有問題,如果我死了的話,那就請大家為我和我的父親討回公道吧!” 中年男人說完,一把抓起盒子里的仙丹,一股腦地把所有的仙丹都吞了進去! 眾人被這一幕驚呆了,他們完全沒想到,中年男人居然會做出如此孤注一擲的事情來! 因此,他們也沒來得及阻止中年男人把仙丹吃下去。 中年男人對沈芷幽扯了扯嘴角,陰惻惻地做出了一個唇形—— “你死定了!” 隨后,他忽然狂噴出了一口鮮血,抽搐著倒在了地上。 “天哪!他真的毒發了!” “這丹藥真的有毒哪!” “不僅有毒,還是劇毒呢,這到底是什么仙丹哪,專門用來害人的嗎?!” 路人紛紛朝著中年男人圍了過去,有一些人還試圖給中年男人喂食解毒丹。 然而,中年男人還是抽搐了兩下之后,就兩眼一翻,徹底地氣絕了。 “哇——爹爹……” 一個半大的孩子忽然之間撲到了中年男人的身上,大哭了起來。 “爹爹,你醒醒啊,不要拋棄孩兒,爹爹……嗚嗚嗚……” 孩子凄厲的哭聲,更是激起了圍觀者們極其強烈的同情。 在這一刻,他們再也不懷疑,中年男人的父親是吃了沈芷幽的仙丹才出事的了。 要不是受了極大的冤屈,心里有著極大的憤恨,又怎么會拿自己的命來討要一個公理? 只可惜,他們沒來得及攔下中年男人,眼睜睜地看著他服下仙丹,凄涼死去。 他們怒氣沖沖地朝著沈芷幽逼了過去—— “黑心的女人!你現在還有什么可說的?!” “人家都被你逼死了,你還不肯承認你的仙丹有問題?!” “狡辯?我看你還想怎么狡辯!” “又害死了一條命,你現在滿意了吧?!” “帶著你的丹藥,從白洛城滾出去吧!” 一道道聲音在沈芷幽的四周圍響起,這些自詡自己掌握了正義和公理的人,都擺出了一副恨不得將沈芷幽生吞活剝的樣子。 就差要親手把沈芷幽的脖子擰下來了!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贵阳麻将冲锋鸡下载 北京pk10注册 怎样做网站赚钱 性惑美女捕鱼 手机麻将 熊猫棋牌 官方版 娱网棋牌游戏大厅下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 黑龙江6 1走势图b2 福彩开奖结果2019922 免费打麻将游戏 澳洲幸运5哪里有提前开 启运配资 天空网赚论坛 宁夏十一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