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曹!你怎么會變成這樣了呀!” 奧格拍賣行身旁的妖嬈女子飛撲著來到了陳曹的身邊,心疼地朝著陣法里的陳曹看了過去,“夫君,小曹他是妾身唯一的弟弟,您一定要給小曹他做主哪,嗚嗚嗚……” 奧格拍賣行的商老板也擰起了眉毛。 沒看到陳曹的時候還好,看到陳曹之后,他才發現對方被傷得有多嚴重。 而且,他派過來的人也橫七豎八地躺在了丹藥鋪的門口,死的死傷的傷,很顯然,對方壓根沒把他派過來的這些人放在眼里。 連善后工作都懶得做了。 這妥妥地是在向他示威! 商老板心頭火氣一竄,惱怒地朝著面前那家小小的、不起眼的丹鋪看了過去! 在丹藥鋪的門口,站著一個衣著寒酸的中年男子,一看就是沒什么身份也沒什么地位的。 “你就是這間丹鋪的老板?!” 商老板怒氣沖沖地質問道。 “曾經是,現在不是。”袁華淡定地答道,一派云淡風輕的樣子。 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誰,不過,沈芷幽在臨行前向他交代過,即便是奧格拍賣行的老板親自來到這里,他也沒必要露出半分的膽怯來。 因為有她在,一切都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雖然那個小姑娘看起來年紀并不算大,但莫名地,袁華就是能在她身上感受到一種令人信服的氣勢。 因此,袁華并沒有因為奧格拍賣行的老板出現在他面前,而手足無措起來。 商老板發現袁華并不怕自己,心里十分地不虞。 “既然你不是這里的老板,那現在誰是?” 袁華平靜地答道:“老板暫且有事出去一下了,待會兒她就會回來。” “哼!很好,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先把這間丹鋪砸了,再找你們的老板慢慢算賬!” 商老板說著,單手一揮,便讓身后的那群打手們朝那間小小的丹鋪走去。 圍觀的眾人都覺得,這次袁華是逃不過這一難了。 他們在心底都對袁華稍稍升起了幾分同情。 然而,誰叫他得罪了奧格商行的老板呢?也就只能自認倒霉了吧。 就在這群打手們往小小的丹鋪逼去的時候,一道悠悠然的聲音在他們身后響了起來—— “喲,商老板,沒想到呀,才這么一小會兒沒見著你呢,你就帶著這么一大群人來探望我了呀……” 商老板被這道聲音堵得一噎,迅速地轉過了身去! “是,是你?!” 商老板瞪大了眼睛,見鬼似的看著出現在這里的沈芷幽。 “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我的丹鋪就開在這里呀,我為什么不出現在這里?” 沈芷幽笑瞇瞇地說道,走到了那群打手的面前,一掌朝他們推了過去! “讓一讓!你們擋路了。” “砰!” 為首的,實力最強的打手,居然被沈芷幽這么輕描淡寫的一推,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商老板腿一抖,臉色變得蒼白一片。 他原想著,跟在沈芷幽身邊的沈墨實力是最強的,沈芷幽之所以能夠對付他派過來的這群打手,靠的全然是沈墨的幫助。 誰能想到,沈芷幽的實力也不弱! 而更讓他心尖發顫的是,沈芷幽徑直走到了袁華的面前,袁華朝她鞠了一躬,畢恭畢敬地稱呼了一聲—— “老板。” “你,你是這間丹藥鋪的老板?!” 商老板忍不住喊了出聲。 “是呀,我從出現到現在,可是強調了整整三次了呢,怎么,商老板的理解能力那么弱,直到現在才想通這件事呀?” 沈芷幽笑瞇瞇地問道。 這一刻,商老板終于把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想清楚、弄明白了! 原來,正是他派人來砸這間小小的丹藥鋪,所以,才惹惱了面前的這個煞神,讓她跑到奧格拍賣行那里大鬧了一場,也趕跑了拍賣行所有的顧客。 “你……你今天一定是故意的……” 商老板抖著手指,指著沈芷幽,氣不打一處來地說道。 沈芷幽笑瞇瞇地撩了撩頭發,說道:“是呀,我就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樣?你想要找我算賬嗎?你敢嗎?” 商老板:“……” 算賬?他還真不敢! 這個女人手里握有城主府的黑色令牌,他哪敢找對方算賬?! 至少,現在的他,壓根不敢找沈芷幽算賬。 奧格拍賣行的老板被沈芷幽氣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卻偏偏什么話都憋不出來。 “既然你不敢找我算賬,那我就得和你算賬了哦。你的小舅子跑來找我們鬧事,而你的手下又揚言要砸我們的丹鋪,讓我丹鋪的伙計蒙受了巨大的精神損失,所以,你得賠償我們精神損失費。” 沈芷幽笑瞇瞇地說道,“看在我和商老板你不打不相識,也算是‘熟人'了的份上,就給你打個折,一百萬顆上品靈石吧。” 商老板快被氣出內傷來! “一百萬顆上品靈石?!你怎么不去搶?!”商老板脫口而出。 而他身旁的妖嬈女子也很生氣,她氣的是,商老板不僅一點都沒有為她的弟弟做主,反倒好像還被那個女人壓制住了。 “夫君,你看看她那么過分,你怎么就不教訓一下她呀!” 妖嬈女子攬著商老板的手臂,嬌嗔地說道,看向沈芷幽的眼神里,也滿是怨憤的神色。 商老板一噎,一股憋屈感頓時升上了心頭! “教訓?!要不是你那沒出息的弟弟給我惹回來了**煩,我現在何至于會那么凄慘!” 商老板一把將妖嬈女子的手甩開,怒氣沖沖地朝她怒喝道。 “我……我……” 妖嬈女子不明白,為什么商老板會突然變臉。 看到蜷縮在丹藥鋪門旁的陳曹,商老板更是生氣! 商老板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按住了陳曹的腦袋,摁著他的腦袋往沈芷幽的方向嗑去! “你這個惹是生非的臭小子,快給陌老板道歉!” “姐夫,你瘋了嗎?!為什么我要給她這么一個小小的丹鋪老板道歉哪!” 陳曹大喊大叫道,實在不想對沈芷幽示弱。 “你不道歉是嗎?很好,你不道歉的話,我現在就休了你的姐姐,以后,你們陳家人與我毫無干系了,遇到什么事情,也別再打著我的名號行事!” 什么?! 不僅是陳曹和他的姐姐,即便是圍觀的路人,也都驚呆了。 不是說,商老板最疼愛他的九夫人了嗎? 怎么轉眼之間,他就要為一個小小的店鋪老板,把九夫人休掉了哪!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申城棋牌主页? 股票推荐_天牛宝名气 血战麻将技巧 11选5走势图五码分布 一分快乐十分 姚记棋牌是不是真的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开 nba上海赛门票 闲来安徽安庆麻将下载 北京极速赛车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麻将最常见胡牌规律 陕西快乐十分钟开奖 急速赛车计划软件 四川金七乐开奖公告 快3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