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龍嘯所帶領的那一行人呆呆地看著那頭沒了腦袋的兇獸,一時之間,啞然無語,如木頭一般站在了原地。 他們完全無法想象,這頭把他們追得滿地竄逃的魔獸,竟然被沈芷幽如此輕輕松松地就收拾掉了,身上連傷口都沒多出一道來。 這頭魔獸龐大的身軀還立在原地,空蕩蕩的脖頸上,汩汩地流出了鮮血。 這刺鼻的血腥味,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龍嘯這一群人,剛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吼~吼吼~” 又是一道魔獸的吼聲傳了過來,龍嘯這一行人一個激靈,回過神來時,發現后到的那頭丑陋的魔獸躺在了地上,正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啊啊啊!這……這里還有一頭魔獸!” 龍嘯的隊伍里,一個矮個子男生指著地上的那頭魔獸,驚懼地叫喊了起來。 “得了,叫什么叫,這頭魔獸又沒什么危險性,它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墨七忍不住白了那個人一眼,隨即,走到了那頭丑丑的魔獸身邊,拍拍它的爪子,說道:“喂,你沒事吧?要不要我給你喂兩顆療傷丹藥?” “吼吼~” 那頭魔獸眨了眨眼睛,吼叫了兩聲后,在墨七的掌背上蹭了蹭。 墨七渾身上下頓時起了一堆的雞皮疙瘩。 它……它該不是在向他撒嬌吧? 如此一頭巨型……又龐然……又丑丑的魔獸,實在無法激起他的憐愛之情啊喂! 墨七有點欲哭無淚,不明白這頭魔獸到底看上了自己什么地方。 如果他們能交流的話,墨七一定會說:“您老人家看上了我哪里,我改還不成么?” 墨七和那頭魔獸之間的互動,讓龍嘯那邊的人有點心驚膽戰。 原因無他,墨七身邊這頭丑丑的魔獸長相真是過于兇悍了,即便它是在“撒嬌”,看起來也像是要吃人一樣。 他們總覺得,墨七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這頭魔獸“啊嗚”一口吞下去。 “墨……墨兄弟,你真確定自己不要小心點嗎?這頭魔獸剛剛可是吃了我們一個同伴呢。”龍嘯的隊伍里,一個人忍不住提醒道。 墨七斜乜了他一眼,嗤笑道:“那肯定是你的同伴惹惱它了,否則,以它那么乖的脾氣,又怎么會吃掉你們同伴?” 龍嘯一行人:……乖? 兄弟,你的眼神是不是不太好使,它哪里乖了?!那么可怕! 墨七冷嗤了一聲,不再理會龍嘯那一行人。 這丑丑的魔獸,可只有他可以嫌棄,別人可不行! 龍嘯的眼底里倒是閃過了一抹精光。 “墨兄弟,莫非,這頭魔獸是你養的?” 之前,他的同伴之所以被這頭魔獸吃掉,無非是因為他的同伴說了墨七的壞話,讓這頭魔獸去吃掉墨七。 現在,看著墨七如此維護這頭魔獸,不得不讓他猜測,是不是墨七已經成為了這頭魔獸的主人。 墨七從儲物戒里拿出了兩顆療傷丹藥,給這頭丑丑的魔獸喂了下去,愛理不理地回道:“我不是它的主人,不過,它是我的朋友。” 是的,自從這頭魔獸跑來營救自己,墨七就已經把它當做朋友了。 龍嘯的同伴們嘴角抽了抽,心里暗忖道:和魔獸做朋友?還真有你的。也不怕哪天一覺醒來,它把你給吞了。 在這群人看來,魔獸與人類之間,也就只有主仆關系,是不可能擁有純粹的友誼的。 在墨七給那頭丑丑的魔獸療傷時,沈芷幽走到了那頭死去的魔獸身旁,開始收集起它的血液、皮肉和筋骨。 “沈姑娘,你在干什么?” 龍嘯走到了沈芷幽的身邊,故作非常感興趣般地問道。 他剛剛見識了沈芷幽的用符能力,于是,重新升起了套近乎的想法。 如果能夠好好利用一番,這個女人一定會是一個助力。 龍嘯內心算計著想道。 沈芷幽哪能看不出龍嘯眼底里的算計? 對付龍嘯這種別有用心的人,沈芷幽向來都不會客氣。 于是乎,她似笑非笑地斜乜著龍嘯說道:“龍兄弟,你今年貴庚?” 龍嘯不知道沈芷幽問這個來干嘛,想了想,實話實說地道:“龍某今年剛好一百五。” “喔,原來已經有一百五了哪,我還以為龍兄弟你才三十幾呢。” 沈芷幽點著頭說道,整一副驚訝無比的樣子。 龍嘯以為沈芷幽是想說自己看起來“很年輕”,臉上泛起了愉悅的表情,說道::“沒想到,龍某在沈姑娘的心里,原來竟是如此地年輕。” 沈芷幽掃了龍嘯一眼,勾勾唇角,說道:“當然咯,連三目火煉獸的藥用價值都不知道,龍兄弟你說你有一百五十歲了,我還真不太敢相信。” 沈芷幽說著,十分認真而又感慨地搖了搖頭。 龍嘯被沈芷幽說得一噎,額角的青筋使勁地跳了跳。 沈芷幽懶得再搭理他,繼續忙活去了。 龍嘯使勁憋了憋,才把胸口涌起來的那股怒意咽了下去。 媚玖走到了龍嘯的身邊,看著沈芷幽,語氣不虞地說道:“龍哥哥,你瞧瞧,這女的實在是太不識好歹,我們好心邀請她進隊,結果她還對我們陰陽怪氣。” “好了,別說了。”龍嘯打斷了媚玖的話,“以后,沈姑娘就是我們的隊友了,不能再用這種話來指責她。” 龍嘯的話語讓媚玖心中更加不忿。 她的眼底劃過了一抹冷意。 這個女人,必須得死! 媚玖看著沈芷幽,眼睛里的殺意暴露無遺。 就在這時,墨七忽然一聲驚呼:“喂喂,你怎么啦?!快醒醒!” 沈芷幽剛忙活完,就聽到了墨七的這聲驚呼,連忙趕了過去。 “怎么啦?” 沈芷幽看著墨七,問道。 “不知道,它……它忽然之間就暈過去了,我怎么叫喚都不醒,而且,額頭好像還很燙。” 墨七指著地上那頭丑丑的魔獸,不太確定,又一臉焦急地說道。 之所以“不確定”,是因為,他也不知道魔獸到底會不會發燒,更不知道,現在算不算是它的正常體溫。 沈芷幽蹙了蹙眉頭,湊近一看。 她發現,那頭魔獸的呼吸非常地急促,好像是在強烈忍受著什么東西一樣。 “看來,我們今天是走不了了,得照顧一下它。” 沈芷幽立即做下了決定。 “喂!你不要自作主張啊,我們哪說過要留下來了?還一留就留一天?那我們的比試怎么辦,還要不要牌子了!” 龍嘯的隊伍里,立即有人跳了出來,舉著拳頭嚷嚷道。 “你不想留下來的話,我也不勉強你,反正,不依靠你們,我也能湊齊牌子,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沈芷幽慢悠悠地說道。 這頭丑丑的魔獸救過他們的命,她當然不能夠見死不救,把它扔在這里。 說話的那個人頓時氣緊。 “好了,別吵了。”龍嘯一句話,打斷了他們之間的爭論,“既然沈姑娘要留下來,那我們就暫時整頓休息吧。” “龍哥哥!” 媚玖十分不愿意地喊了一聲。 “我已經做下了決定,你們都沒必要再多說了。” 這一次,龍嘯完全不打算采納媚玖的意見。 畢竟,這兩次事件都說明,沈芷幽有著極其強烈的危險判斷能力。 若是不帶上沈芷幽,以后他們指不定還會遇到多少的危險處境。 龍嘯的選擇讓媚玖十分地不高興。 她冷冷地掃了沈芷幽一眼,心里做下了一個決定。 這個女人,不能留!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麻将公式一定要背下来 福彩p62玩法的中奖规则 扑克牌跑得快玩法 幸运快三平台推荐APP 上海今天快3开奖结 微乐河南麻将开挂破解版 36选7走势图50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 篮球球衣1到40号 跨境通股票趋势 英超直播网站 双色球开奖现场直播 幸运赛车直播 浙江11选5几点开始 最近下跌股票 下载四川麻将血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