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大殿里的權貴們難以置信,就連老太監身邊的流火國國主軒轅紂,也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聽錯了。 “什么?那個老頭子是玄武學院的院長?蘇公公,你沒有記錯吧?” 軒轅紂皺起了眉毛,對身旁的老太監問道。 “奴才沒有記錯,此人正是玄武學院的院長,鶴老。” 鶴老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嘿嘿一笑,說道:“你這家伙的眼力還不錯嘛,一下子就猜出我的身份來了,讓我想要低調一下都不行,嘿嘿嘿……” 周圍的人頓時覺得分外無語。 低調一下?你這叫“低調”嗎?無論出場方式,還是說話方式,都十分“高調”好不好? 軒轅紂在心里衡量了一番,覺得玄武學院的院長還是不能得罪。 畢竟,玄武學院可是玄武大陸排名第一的學院! 他對其他的宮人吩咐道:“給院長看座。” 鶴老擺了擺手,說道:“嘿,不用管這些禮數,我這次過來,可不是和軒轅陛下你叨磕家常的,而是給我小徒弟撐腰的,哼!” 鶴老說完最后一句話,把雙手往腰上一叉,說道:“怎么樣,作為我徒弟的沈芷幽,配得上你兒子了吧?我就不信,我鶴老頭的徒弟,還比不上一個破落國家的公主!” 破落國家…… 眾人偷偷地瞄了一眼魏凌霄,果不其然,在魏凌霄的額角,看到兩條青筋跳了跳。 魏玉香被鶴老這狂妄的語氣給氣著了,最重要的是,她的天燼國公主身份竟然被這臭老頭給說得一文不值! 她怒氣沖沖地對鶴老說道:“你是玄武學院的院長又怎么樣?本公主的師父也是煊赫學院的院長呢!” 煊赫學院,是玄武大陸排名第二的學院,一向與玄武學院都是水火不容的。 因為,它一直很想把玄武學院擠下去,坐到排名第一的寶座上。 只不過,在過去的一百多年間,它都失敗了。 魏玉香自認為自己作為煊赫學院院長的徒弟,比起沈芷幽來說,也差不了哪里去。 更何況,她還有著一重天燼國公主的身份呢。 這時,墨子軒慢悠悠地開口了。 他似笑非笑地看著魏玉香,語氣平靜地說道:“你是煊赫學院院長的徒弟又怎么樣?本皇子的王妃寶座,永遠只為沈芷幽留著。” 墨子軒重重地咬下了“沈芷幽”三個字。 魏凌霄的瞳眸縮了縮,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色有點明滅不定。 沈芷幽咬著下唇,側頭往墨子軒看了過去。 這就是墨子軒和魏凌霄的不同,魏凌霄當初承諾娶她的時候,語氣里有著諸多的搖擺不定,說法也一天一個樣。 而墨子軒不同,從墨子軒的語氣里,沈芷幽聽到了堅定和認真。 沈芷幽知道,對于墨子軒,她是在漸漸地敞開心扉。 或許,早已淪陷了也說不定。 魏凌霄不滿于沈芷幽被墨子軒感動的樣子,冷冷地對流火國國主軒轅紂說道:“軒轅國主,看來,你現在得做出決定了。你的七皇子似乎對與我們國家聯姻很不滿意,既然如此,依本皇看,我們兩國之間的停戰協定也能作廢了吧?” 是的,軒轅紂之所以那么急于同意聯姻這件事,為的正是和天燼國之間的停戰協定。 以他的能力,真和天燼國打的話,肯定是打不過魏凌霄的。 所以,他完全不介意把一個跛子兒子送出去,送給魏凌霄的妹妹,作為停戰協定的條件。 只不過,他千算萬算,都沒算到自家的七皇子有那么大的能耐,早就不受他掌控了。 軒轅紂冷哼了一聲,對墨子軒說道:“你真的確定不娶公主嗎?” “還要本皇子再強調一遍,我要娶的究竟是誰嗎?” 墨子軒云淡風輕地回應道。 軒轅紂咬了咬牙,從懷里掏出了暗衛令牌,說道:“來人啊!將軒轅墨給朕拿下!” 皇家暗衛,其實力可與一般的侍衛不一樣。 剛才,軒轅紂想要拿普通侍衛對付墨子軒,結果,墨子軒完全不受影響。 墨子軒的實力已經可以與魏凌霄有得一拼,又怎么會忌憚普通的侍衛? 因此,軒轅紂直接叫出了流火國的皇家暗衛,試圖將墨子軒打入天牢。 結果…… “啪啪啪……” 墨子軒竟然鼓起了掌。 “孽子,你鼓什么掌?!”軒轅紂氣緊地問道。 墨子軒笑容和煦地說道:“我見父皇你賣兒子賣得那么用心,忍不住就鼓起掌來了啊。” “你!” 墨子軒說的話也不算錯,準確點來說,軒轅紂的確是在賣兒子。 不過,這種事情說出來的話,軒轅紂就覺得面子上過不去了。 他對墨子軒的殺意更深。 然而,墨子軒接下來的話,讓他徹底地愣住了。 墨子軒挑唇一笑,說道:“作為一大強國的國主,卻要靠賣兒子才能維護國家的安定,這種國主真能治理得好一個國家嗎?以我看來,不如換個國主好了。” 軒轅紂心里頓時一個咯噔。 “你要造反?!” “父皇,不是我要造反,而是,你實在是太弱了。” 墨子軒說完,輕飄飄地打了個響指。 “啪!” 一剎那間,無數名玄衣人頓時出現在了大殿之中,舉著靈器,直直地向著軒轅紂他們。 “反了!孽子!你竟然造反!!!” 軒轅紂憤怒地嚷嚷著,指揮皇家暗衛撲殺那些突兀地冒了出來的玄衣人。 只不過,皇家暗衛的名號聽起來很強,實則和他們的主子一樣,早就被養廢了。 于是…… 砰砰砰!砰砰砰! 不出一炷香的時間,軒轅紂招來的那些皇家暗衛,就全部都被打趴在了地上。 在場的其他權貴們忐忐忑忑地看著這一幕,生怕自己變成了被殃及的池魚。 而掐住了軒轅紂脖頸的人,正是墨大。 軒轅紂戰戰兢兢,終于消停了。 墨子軒勾勾唇角,視線落在了魏凌霄的身上。 他慢悠悠地說道:“魏國主,怎么樣,今天的這場謀朝篡位戲,還算精彩吧?” 魏凌霄皮笑肉不笑地說道:“精彩,真是萬分地精彩,七皇子真不愧是墨氏商行的老板,把一切都算計在內了。” 什么?!墨氏商行的老板?!!! 這一下子,大殿里的人再次驚愣住了。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最大众的麻将玩法 哪个app有捕鸟达人 北京快3时间 幸运飞艇公式 股票杠杆 财神捕鱼跟位置设定有关么 最新最好玩的棋牌游 吉林十一选五开始结果 股票下跌突然放量 微乐天津麻将怎样免费开挂 破解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结果 股票开户选哪个券商 丫丫陕西麻将最新版本 浙江6+1奖池奖金有多少 星悦福州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