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殺掉了石谷?!” “不然呢?你覺得他會好心地送我一個防御法器嗎?” 藥老的臉色乍青乍白,片刻后,大喊一聲道:“無知小兒,拿命來!” 說完,他一躍就朝著墨子軒飛了過去! 他要親手把墨子軒的腦袋給擰下來,才能洗清他心里的憤怒和屈辱。 只可惜,藥老顯然錯估了他和墨子軒之間的實力差距——雖然他的實力很強悍,但墨子軒的修為等級更高,實力更強。 更何況,墨子軒的身上還有著上古血脈力量和各種靈器法器的加成。 于是,毫無疑問,小半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藥老愣是連墨子軒一根汗毛都沒傷到,反倒讓自己吃了不少記攻擊。 若不是他的儲物戒里有著不少的療傷丹藥,他早就被墨子軒給打成廢人了。 藥老總算明白過來,硬打的話,他是鐵定打不過墨子軒的了。 他的神色間閃過了幾分陰霾。 他想了想,從儲物戒里悄然拿出了五個彩色的瓶子。 這五個彩色的瓶子里都裝著劇毒,是他打算遇到無法解決的危險的時候才用的。 沒想到,這一次,竟然要用子啊一個毛頭小子的身上。 這讓藥老感到分外地不爽,卻又不得不用。 他悄無聲息地把這些藥瓶子掩在了掌心里,神色晦暗不明地朝著墨子軒看了過去,找尋著戰斗之中的破綻。 這些藥粉,只需要一點點,就足以讓對方半死不活了。 藥老以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覺,卻沒想到,無論是墨子軒還是沈芷幽,神識都不低。 特別是沈芷幽,在攝魂丹的加成下,她的神識幾乎是到達了精細得連千里之外一根頭發絲的飄動都能察覺得到。 她傳音對墨子軒說道:“子軒,小心那個老家伙,他的手里拿著幾個瓶子。” “我也看到了,正想著他打算什么時候朝我灑過來呢。” 墨子軒語氣輕松地輕笑道,眼里則閃過了一抹寒芒。 沈芷幽想了想,對墨子軒說道:“子軒,你相信我的判斷嗎?” 墨子軒揚揚眉毛,回應道:“小幽兒覺得我對你的信任就那么低嗎?這還需要向我詢問?” 沈芷幽勾了勾唇角,說道:“那好,你聽我的指令,我們一定能讓那個老家伙偷雞不成蝕把米。” 墨子軒輕笑了一聲,回道:“好。” 藥老并不知道,就在他打算給予墨子軒他們最后一擊時,沈芷幽和墨子軒也在暗中給他設定好了結局。 就是現在! 藥老眼睛一亮,覺得自己已經捉住了墨子軒的破綻。 他迅速地打開所有的瓶蓋,往墨子軒的方向一灑! “咻!” 墨子軒卻從他眼前消失了。 “什么?!” 藥老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緊接著,一股力量倏然轟擊到了藥老的身后,藥老直接地朝著他那一堆充滿了劇毒的藥粉的方向撲了過去! “砰!” 藥老砸到了地上,而身上也開始泛起了一個又一個的巨泡,看起來猙獰又可怕。 “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好癢——我要死了……啊啊啊——” 藥老知道這些藥粉有什么用,也正因為如此,他才如此地又驚又懼。 中了這些藥粉的人,不會立即死去,卻會在被折磨了七七四十九天以后,在極度的痛苦之中去世。 可笑的是,因為沒想過會失手,他竟然沒有來得及煉制解藥。 墨子軒走到了藥老的身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淡淡地說道:“你想活嗎?” 藥老瞪大了眼睛,額頭青筋直冒。 “你……你能讓我活?” 墨子軒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顆八品的解毒丹,在藥老面前晃了晃。 “你身上的毒,應該用這顆解毒丹可以解得了吧?把你身上的機關圖給我,我就把八品解毒丹給你怎么樣?” “呵,原來你是來要機關圖的。” 藥老冷嗤了一聲,隨即,又狠狠地震顫了一下。 實在是太難受了。 墨子軒懶洋洋地說道:“要不要隨你,反正,即便你不給我,我也有辦法拿到你的那一份機關圖,只是會麻煩一點而已。” 藥老眼底的神色明滅不定。 如果把機關圖給墨子軒,等城主出關,他鐵定得被遷怒。 如果不把機關圖給出去,他現在就很有可能會死。 權衡利弊以后,藥老還是一咬牙,說道:“好……” 然而,他的“好”字剛出口,一支箭就直接地飛竄了出來,直直地扎入了他的胸口。 “咻!” “噗!” 藥老瞪大了眼睛,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胸口。 只見在那里,漸漸地融化出了一個巨大的血洞。 這個血洞的位置,正好是他的丹田,里面有著他的元嬰。 也就是說,藥老的元嬰被這一箭直接就擊碎了。 藥老雙唇一顫,很快,就噎過了氣去,死得不能再死。 墨子軒半瞇起雙眼,朝著靈箭飛過來的地方看了過去—— 只差一點點,他就能不費吹灰之力地拿到藥老身上的那張機關圖了,到底是誰在壞他的好事? 只見,兩個*在了距離他們幾百米開外的地方,一個身軀高大,一個身材頎長。 身材頎長的那個男人舉著一把靈弓,冷冷地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背叛主子的人,都得死。” 這名身材頎長的男人冷冷地吐出了這幾個字,隨即,把靈箭的箭尖對準了墨子軒。 “擅自闖入城主府里的人,也得死!” 他的聲音就像是千年不化的堅冰一樣,機械而且冰冷。 “離堂主,擎堂主!” 被墨子軒和他的下屬們打得落花流水,此時此刻,正橫七豎八地狼狽地躺在地上的藥老弟子們,在看到來人的一瞬間,頓時就如同打了雞血般地興奮了起來。 離堂主,擎堂主? 墨子軒半瞇起了眼睛,也朝著那兩個人看了回去。 他知道來人是誰了,是邱穆田剩下的那兩名堂主,離廣天和秦飛寒。 他們一個是馭獸堂堂主,一個是暗殺堂堂主,實力都十分強悍。 沒想到,這一次,一來就來一雙了嗎? 墨子軒的心里升起了幾分警惕。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股票新手 26选5奖金设置 今天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填大坑棋牌玩法 贵州快三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大星辽宁35选7走势图 幸运赛车稳赢公式图解 微乐吉林麻将官方版下载 安徽11选5形态走势 武汉星星麻将有没有规律 明天股票大盘走势 多乐彩11选5遗漏 12生肖 三肖四肖期期中特 陕西丫丫麻将 天天红包赛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