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谷半瞇起眼睛,打量了墨子軒片刻后,往地上啐了一口,說道:“媽的,你才是墨子軒?!” 石谷之所以能夠猜出墨子軒的身份,并不是因為墨子軒的臉上寫著自己的名字,而是因為,在這群人里,墨子軒的氣質實在是太特別了。 那種平靜鎮定的神色,與他四周圍嚴陣以待的暗衛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使人只能聯想到運籌帷幄的戰場將軍。 這是一種屬于上位者的氣質。 墨子軒勾了勾唇角,淡定地說道:“恭喜,你猜對了呢,我才是墨子軒。” 他說完,慢悠悠地在石谷原來的位子上坐了下來,斜撐著下巴,閑適而淡然地朝著石谷看了過去。 這種慵懶得仿佛在自己家里的舉止,真是讓石谷氣不打一處來! “好啊,好得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你以為你占據了我的座椅,就能夠徹底地控制我房間里的靈器,我就拿你沒轍了嗎?呵,你做夢吧!我石谷今天就要讓你看一看,頂尖煉器師的實力!” 石谷說著,一個口哨吹了下去。 “嗖嗖嗖”,房間里面,忽然出現了十幾道身影,每一個人的手上還拿著一把靈劍,全部都是七品以上的! “去!幫我把墨子軒身邊那些小嘍啰給宰了!至于墨子軒,我要親手拿下他的性命,以祭我弟弟的在天之靈!” 石谷一聲令下,他那些手下迅速地朝著墨子軒的那些暗衛們攻擊了過去! 而石谷本人,則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親自前來對付墨子軒了。 墨子軒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把靈劍。 靈鷲劍,七品。 石谷看著墨子軒手里的靈劍,咧嘴“哈哈”大笑了幾聲,說道:“不錯嘛,竟然拿得出靈鷲劍,也算是一把挺不錯的靈器了。不過,比起我手里的靈劍,那還差得太遠!” 石谷說著,“唰”地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把通體血紅的靈劍。 靈劍上面有著繁復的花紋,帶上了逼人的靈氣。 “認出了這把靈劍了嗎?血品劍,八品的,出鞘必須見血!” 石谷咧嘴一笑,惡狠狠地說道:“你能夠死在這把靈劍上的話,也算是你的榮幸了,哈哈哈哈哈……” 墨子軒淡定地掃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石谷也沒想過墨子軒就此跪地求饒,他很清楚,像墨子軒這般驕傲的上位者,總要吃到一些教訓才能認清形勢。 于是,他倏地就朝著墨子軒攻擊了過去! “嗖嗖嗖!” “鏘鏘鏘!” 靈劍與靈劍的交接下,一股又一股的力量朝著四周圍發散了出去! “好……好可怕的力量……” 墨子軒的一名下屬不由得驚訝地說道。 以前,主子也不是沒拿過靈鷲劍來對付別人,只是,那時候的靈鷲劍往往都能輕松地解決掉對方。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幾百招過去了,雙方不僅不見頹勢,而且,還越戰越凌厲,靈劍與靈劍之間偶爾所散發出來的力量,也讓人感到心驚。 他們這些外人都感到如此,更何況是激戰之中的兩個人? 石谷也是很驚訝。 他原本以為,在自己的靈器占據著絕對優勢的情況下,他想要贏了墨子軒,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 沒想到,墨子軒這塊骨頭竟然會如此難啃,僅憑著一把七品的靈鷲劍,就能和他打成平手。 難怪弟弟會死在這個人的手上…… 石谷的眼里頓時閃過了一抹狠戾。 不行!他一定要報仇,一定要殺掉這個人,給他的弟弟報仇! 石谷這樣想著,把手掌往血品劍上一割,頓時,一股鮮血就這樣汩汩地流到了血品劍的劍刃上。 一道亮光閃過,血品劍變得更加地亮眼了。 “呵,一切該結束了!受死吧!!!” 石谷說著,朝墨子軒極速地飛了過去,高高地舉起了靈劍! 血品劍經由他這么一抹,劍身里帶上了他體內三分之一的力量。 可以說,現在的血品劍已經直逼九品的等級了。 石谷覺得,自己有理由相信,在這一記重擊之下,墨子軒一定會死。 即便不死,也會受到重傷,最后只能任他宰割! 墨子軒也感受到了來自血品劍的那股壓力。 仿佛來自地獄的魔獸,帶著一種冷冰冰的寒意,朝他逼了過來! 墨子軒倒退了一步,半瞇起了眼睛。 在他的手上,靈鷲劍響起了一聲嗡鳴…… ——————————————— 另一邊,沈芷幽和墨七也躲在了暗處,仔細地等待著什么東西。 就在剛才,他們找了半天這里的出口,結果,他們完全找不到出口在那里。 這里四處都種植了數不清的植物,每一種植物都長得詭異無比,是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品種。 沈芷幽沉吟了片刻,對墨七說道:“我們很可能落入藥老的地盤了。” “藥老?!” 墨七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他當然知道藥老是誰,不就是邱穆田手下那個負責煉丹的堂主嗎? 聽說,那個藥老不僅喜歡煉丹,而且,喜歡養育各種奇奇怪怪的靈植,作為他煉丹的靈材。 “這樣看來,還真的有點像誒。” 墨七打量了一番四周,點點頭說道,“沈姑娘,你還真厲害,竟然能想到那邊去!”墨七說完,給沈芷幽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沈芷幽笑了笑,說道:“也沒什么,很明顯不是嗎?恐怕,我們是觸碰到了什么陣法,所以被傳到這里了。” 不得不說,沈芷幽和墨子軒算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了。 “沈姑娘說得有理!” 墨七撓了撓頭,郁悶地說道:“但我們都不知道該怎么出去。即便知道這里是藥老的地盤,我們也得找到出口出去才行吧?” 這片藥園子真是絕了,竟然一個出入口都沒有。 到底之前那些人是怎么進出這里的? “別擔心,這里養著那么多的靈植,肯定需要有人打理的,我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行了。” 沈芷幽對墨七安慰道。 “好吧,我只是擔心我們等得太久,時間過去了而已。” 墨七嘟囔道。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巨大的靈植忽然之間就動了起來。 它有著巨大的花瓣,看起來就像是一朵巨大無比的黃色喇叭花一樣。 不過,此時此刻,它的花瓣是閉合的。 “咕嚕……咕嚕……” 一陣奇怪的“咕嚕”聲響起,那朵巨大的黃花忽然之間就鼓起了一個大包! 片刻后…… “噗——” 大包忽然打開,三個人從里面被“吐”了出來。 是的,這三個人是被那朵巨大的黃花“吐”出來的! “哇塞,那朵花居然還能吐人?” 墨七驚訝了。 不過,緊接著,更加讓他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其中兩個人拖著第三個人,把他半拖半扯的,扔到了一棵靈植的面前。 就在第三個人碰觸到那棵靈植的一瞬間,那棵靈植頓時亮出了鋸齒般的利齒! 是的,那棵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的靈植,竟然能露出利齒! 它一口朝著觸碰到它的那個人咬了下去! “啊——” 那個人吃痛地尖叫了起來,瞬間就被融掉了半個身子! “咕嚕……” 墨七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天……天啊,剛剛他差點就碰到那棵靈植了,幸虧沈姑娘阻止了他。 墨七滿是感激地朝著沈芷幽看了過去。 只是,下一秒…… “誰?!到底是誰藏在那里?!” 其中一個人突然之間厲聲喝問了起來,懷疑地朝著沈芷幽他們走了過來。 原來,剛剛墨七的那一聲“咕嚕”,被那個人敏銳地捕捉到了。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广东闲来麻将所有版 …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 好玩的棋牌游戏都在 体彩20选5单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胆拖玩法规则 广西快3是官方吗 2018信誉最好的棋牌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倒汁时 微信红包麻将手机版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任三推 二分pk10人工计划软件 互联网赚钱的项目 苹果6s怎么下载海南琼崖麻将 彩票疯狂飞艇怎么玩 股票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