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沈芷幽一直在一言不發地往前走著,吉祥如意四兄弟便也只好沉默地在后面跟著。 盡管沈芷幽戴著面紗,但他們也能感覺得出來,老大現在的心情很糟糕。 不是一般的糟糕,是非常地糟糕,身上的黑氣都快要溢出來了一樣。 這是在遇到了那個墨子軒以后,老大才變成這樣子了的。 難道老大真的認識那個男人? 想到墨子軒俊美無儔的容顏以及看不透修為的實力,吉祥如意四兄弟覺得,那男人和老大還是蠻般配的。 好吧,不得不說,截至目前,也只有吉祥如意四兄弟覺得沈芷幽和墨子軒般配的了,而在其他人眼里,沈芷幽和墨子軒之間,可不只是差了一星半點,壓根沒有一個地方是“般配”的。 沈芷幽回到了他們暫住的小院子以后,大步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砰”地關上了房門,把所有的人和事都關在了門外。 吉祥如意四兄弟面面相覷。 看來,老大的心情真是……非常非常地糟糕哪…… 沈芷幽的心情的確很不好。 原本,在這一段備考的時間里,忙碌的她都能把之前的那些糟心事給忘得七七八八了,心情也平和了很多。 為什么墨子軒這家伙還要冒出來,打擾她的思緒? 而且,“心上人”什么的,在發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還厚顏無恥地說出這種話來,墨子軒不覺得自己很可笑么! 沈芷幽都恨不得往墨子軒的那張俊臉上狠狠地甩上好幾張靈符了! 如果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她或許真會這樣做也說不定…… 沈芷幽這樣想著,眼底里冒出了好幾絲寒光。 為了平和自己的思緒,沈芷幽從儲物戒里拿出了幾張空白靈符,緩緩地畫了起來。 也只有在畫靈符的時候,她的情緒才能真正地平靜下來。 在沈芷幽畫到了第六張靈符的時候,她被墨子軒所擾亂的心緒終于徹底地平靜了下來。 她低頭一瞧,發現自己所畫的,竟然全是攻擊型靈符! 沈芷幽:“……” 呵呵,看來,她真的很想把某人炸飛哪。 是夜,沈芷幽洗完澡后,舒服地嘆了一口氣,打算好好地睡上一覺,以緩解這段時間以來考試的壓力。 結果,她在床邊看到了某個不請自來的家伙,正靠坐在她的床邊,嘴角噙著一抹懶散的笑意,眸色深深地看著她。 沈芷幽:“……” 她的怔愣只是一瞬,緊接著,她二話不說就從儲物戒里拿出了好幾張靈符,抿著雙唇就朝著某人揮了過去! 墨子軒唇角的笑容一僵,連忙閃身想要躲開,結果,他忽然想起身后是沈芷幽的床鋪。 一旦沈芷幽把自己的床給炸了,那她今晚也就只能打地鋪了。 墨子軒微微地嘆了一口氣,只好又轉身閃了回去。 “嘭!” 靈符炸在了墨子軒的身上,響起了巨大的轟擊,驟然閃出了一道亮眼的光芒。 沈芷幽瞳眸一縮,心臟幾不可察地緊了緊。 這只是幾秒間發生的事情。 刺眼的光芒轉瞬即逝,沈芷幽瞪大雙眼,死死地盯著墨子軒所在的位置。 結果,光芒散去后,墨子軒好端端地站在那里,靈符對他沒有造成哪怕一分一毫的影響。 沈芷幽:“……” 墨子軒上前一步,靠近了沈芷幽,眼底里帶著寵溺的笑意,輕輕地說道:“小幽兒忘了嗎?這種低級靈符對于我這種修為等級的人來說,是根本沒有用的……還是說,小幽兒根本舍不得拿高級靈符來對付我,嗯?” 沈芷幽氣緊。 她往門口一指,憤怒地咬牙說道:“出去!” “我不出。” 墨子軒非常地賴皮。 “你不出去的話,我就要用九品靈符來對付你了!” 沈芷幽說完,還果真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張九品的攻擊符,舉到了墨子軒的面前,讓他能夠看得更加清楚一點。 她氣得胸膛都在劇烈地起伏了。 墨子軒的眼里閃過了一絲心疼。 他無視了沈芷幽手里的靈符,再次上前一步,走到了距離沈芷幽及其接近的位置。 沈芷幽捏緊了手里的靈符,卻終究還是沒貼下去。 “我原以為,我和你之間的信任,不會如此地脆弱。” “呵,脆弱?”沈芷幽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一樣,冷哧了一聲,“墨子軒,你都能為了你的未婚妻而朝我揮掌相向,你覺得我還能怎么信任你?難道我真的要死在你的掌下,我才來后悔對你付出了過多的信任?!” 墨子軒的眼底閃過了劇烈的情緒波動。 這件事對于他來說,也是一個又痛又悔的回憶。 “沒有未婚妻。” “哈?”沈芷幽臉上不見喜色,反倒諷刺的意味滿滿,“你一出關就朝她奔了過去,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喜歡的人是她,緊接著還要為了她而殺掉你的救命恩人,結果你對我說你沒有未婚妻?!墨子軒,你真是虛偽!” “沒有未婚妻。”墨子軒再次強調了一次,眸底的難過再也掩飾不住,流瀉了出來,“我承認我有錯。我的錯誤就在于我太過于大意和輕敵,我原以為給了護身牌子給芷幽你,他們就傷害不了你。沒想到墨勁裘趁著我身體虛弱而閉關的時候,在我的腦里植入了他自己的魂絲,最后還控制了我,讓我對你出手相向。” 回憶起墨勁裘父女倆,墨子軒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冰冰的笑容。 “所以,我在恢復了神智以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墨勁裘給殺了,還毀去了墨霓裳全部的修為,讓她在痛苦和悔恨之中,像個凡人一樣被病痛折磨著,慢慢死去!” 沈芷幽的心臟緊了緊,泛起了一抹難受而酸澀的滋味。 她告訴自己,不要那么容易相信面前的這個人,然而,墨子軒眼底流露出來的恨意也讓她心驚。 她極少見到墨子軒如此黑暗森冷的樣子,似乎每一次,墨子軒都是因為她的事情,才會變得與往常不一樣。 沈芷幽握緊了拳頭。 “那她呢?” “誰?” “墨霓裳。” “幾天前,在地牢里死掉了……她得了凡人的絕癥,沒能得到及時的救治,就死了。” 墨子軒語氣淡漠地說道——墨霓裳的這個結局,也算是他一早就為對方安排好的。 膽敢控制他,讓他傷害沈芷幽,這個結果對于墨霓裳來說,還算是仁慈的了。 沈芷幽沉默了。 她的眼神里閃過了一絲掙扎,最后,還是歸于沉寂。 “對不起,我還是不能信任你。” 沈芷幽抬起頭,看向了墨子軒,一字一頓地說道—— “我的信任只給一次,而你,卻透支了它。” 她再也不要像前世那樣,臨死前才來后悔自己過于信任某一個人,對對方掏心掏肺。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 广东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走势 3d开奖结果100 今天快乐十分开 浙江11选5有什么诀窍没有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 棋牌软件开发需要多 姚记捕鱼的最新版本 吉林快3历史开奖走势图表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秒秒彩可以作弊 3d开机号试机号近 小熊猫配资 捕鱼大亨棋牌99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