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這一聲‘窮鬼',確定說的是我們?” 沈芷幽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不緊不慢地問道。 “不然呢?難道你以為我說的是我自己?哈哈……” 這名不知死活的工作人員繼續挑戰著沈芷幽的神經。 沈芷幽眼底的寒意更濃了,唇角的笑意卻愈發燦爛。 “那不知道……如果你一不小心被一個‘窮鬼'揍死了的話,你還有沒有命享用你的財富!” “什么?” 這名工作人員還沒反應過來沈芷幽說的是什么意思,沈芷幽就一個閃身,倏然來到了他的面前! 好快! 這名工作人員的腦海里只來得及閃現出這兩個字,就被沈芷幽一個橫掃踢飛了出去! “砰!” 他撞到了樹干上,覺得自己五臟六腑都仿佛移了位。 不過,他本來實力就不弱,而且是個皮糙肉厚的大男人,沈芷幽的這一踢雖然讓他猝不及防地重摔了一下,但實際受到的傷害并不多。 他很快就從地上爬了起來,眼球都憤怒得凸出來了! “你這家伙找死!!!” 他憤怒地吼了一聲,手里迅速地凝出了五道冰箭,朝著沈芷幽的方向疾射而去! 咻咻咻…… 五道冰箭仿若帶上了主人的怒火一般,來勢洶洶,勢如破竹,勢要把沈芷幽扎成個篩子。 沈芷幽冷笑了一聲,壓根沒把這幾支冰箭放在眼里。 冰箭快,她更快! 只見沈芷幽身形一閃,頓時變成了一道殘影,兩三下就把這五支冰箭給徒手劈成了碎末。 對面的那名工作人員瞳眸一縮,不知道這個女的明明只有煉體五級,為什么實力竟然會如此強悍。 不過,他并不擔心,在他看來,沈芷幽再強悍也是有限的。 他大吼了一聲,身上倏然冒出了濃濃的霧氣,開始朝著四周圍圍攏了起來。 這是金丹期以上的水系靈術師所擁有的特色靈術之一,水霧迷障。 把周圍的水汽化為霧氣,起到迷惑敵人的目的。 就在霧氣徹底地把沈芷幽包攏起來以后,這名工作人員在心里冷冷一笑,迅捷地往沈芷幽的方向轟擊了過去! 他的身形隱沒在了霧氣之中,他確信以沈芷幽的實力,是壓根察覺不到他從哪個方向過去的。 “轟!” 在一座看起來分外破舊的小院子前,響起了一道巨大的鳴響。 “老大!!!” 吉祥如意四兄弟心里一急,差點就想要沖進迷霧里,卻被傳入耳里的一道聲音給喝止住了。 “別動!我沒事。” 沈芷幽的這道傳音讓他們迅速地鎮定了下來。 而在迷霧里,卻是另一番景象——在那名工作人員的一劈之下,沈芷幽直接就被炸飛了。 “成了!” 這名工作人員臉上一喜,正要收回自己的迷霧,耳朵里慢悠悠地傳來了一道輕靈動聽的聲音。 “你確定成了嗎?” “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朝著地上“沈芷幽”的尸體看了過去。 眼前的“尸體”胸口破開了個大洞,汩汩流著鮮血,根本沒有活著的可能性。 明明這個人死得不能再死,為什么還能聽到她的聲音?真是見鬼了…… 就在他打算再看清楚一點的時候,地上的“尸體”倏然站了起來,朝他露出了個詭異的笑容。 唇角還帶著血跡。 媽呀!真的見鬼了!!! 他心里一慌,也就沒有察覺到身后突襲而來的一記重踢! “砰!” 他再次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到了……對方的“尸體”上。 媽呀!砸到鬼了!!! 他還沒來得及尖喊出聲,就聽見“噗”的一聲,“尸體”變成了一縷青煙,散到迷霧之中了。 在他的身下,只有一張畫得滿滿的符紙而已。 這名被嚇得不輕的工作人員:“……” 就在這時,他的耳邊又響起了一道輕笑聲。 “還打嗎?認輸了嗎?” 這名工作人員目露驚懼地往四周圍掃了好幾眼,都沒發現沈芷幽的存在。 在他制造的水霧迷障里,他本應該是最具有優勢的,而現在,他竟然找不到對方的蹤影! 沒有聽到他的回答,沈芷幽便自發地默認為“繼續打”了。 于是,左勾一拳,右掃一腳,上挑一錘,下拍一掌,沈芷幽很快就把對方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只能在趴在地上迭聲求饒。 這名工作人員莫名地覺得,他似乎坑掉了自己。 迷霧終于緩緩地散去,里面的景象也露了出來。 一直看不穿迷霧的吉祥如意四兄弟心急如焚,擔心著沈芷幽會在里面吃虧。 沒想到,等迷霧散去以后,映入他們眼里的,就是一個臉部腫了一圈的“大豬頭”。 這個“豬頭”自然是那名工作人員,而沈芷幽則老神在在,氣定神閑地抱臂站在了一邊。 “怎么樣,被一個‘窮鬼'暴揍的滋味,不太好受吧?” 沈芷幽半蹲了下來,笑瞇瞇地朝著地上的那個人問道。 “你……你……” 那名工作人員“你”了半天,一個字都沒吐出來,反倒吐出了顆牙齒。 這是被沈芷幽打掉的。 沈芷幽輕聲笑了,笑得肆意而不屑。 “還有一件事情,我挺想告訴你的就是,我不是沒錢,只是,我不想把錢給你而已。” 沈芷幽說完,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個小巧的箱子,放在了那名工作人員的鼻子底下,輕輕一挑…… 那一箱子整整齊齊的金子,差點晃花了對方的眼睛! 被揍得半死的某人:“……” 沈芷幽慢悠悠地把箱子收了回去,直起身子,居高臨下地說道:“滾吧,別呆在這里礙我的眼了,否則我一個不開心,說不定會繼續揍。” 這名工作人員牙齒一顫,連忙爬了起來,頭也不回地跑開了。 那速度,簡直是身后有鬼在追著他一樣。 吉祥如意四兄弟嘴巴微張地看著這一幕,心里對沈芷幽的崇拜之情更加地滔滔不絕了。 “老大,您真厲害!” 四兄弟動作整齊劃一地給沈芷幽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沈芷幽淡淡地笑了笑,說道:“別人都欺負到我們頭頂上來了,我們自然要還回去。走吧,進去看看這間小院子,雖然破敗了點,但將就一下還是可以的。等我們通過考試,正式進了玄武學院,就能被安排新院子了。” 四兄弟忙不迭地點頭,內心對未來更加抱有信心和希望了。 ——有老大在,什么東西是解決不了的?老大實在是太厲害了! ——————————————— 而另一邊,被沈芷幽揍得沒了原樣的那個男人跑出去很遠以后,終于氣喘吁吁地停了下來。 他越想越不甘心。 自從他成為了玄武學院的工作人員以后,有哪位新生敢不給他面子? 特別是像那種沒權勢沒地位的新生,就更不敢得罪他了。 沒想到卻碰上一個如此棘手的,一分錢都沒拿到且不說,還被揍了一頓! 他的眼里閃過了一絲暗芒。 你們想要通過入學考試?做夢吧!幾個小蝦米而已,我有的是辦法整你們! 呵,每年的入學考試,都會死掉好幾個人呢。 以他在玄武學院建立起的人脈,要在考試中動手腳真是太簡單不過了。 你們等死吧! 滿身狼狽的男人惡狠狠地咬牙想道,唇角的笑意滿是猙獰。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山西快乐十分彩派电子图 腾讯欢乐捕鱼怎么和好友玩 江苏快三数据专家 福建36选7彩票 pk10北京赛车app下载 送彩金棋牌游戏? 北京快三推荐预测 排列3分析软件 广东26选5开奖号码 特准一波 打麻将游戏在线玩 老快3基本走势图 百度百科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好运彩彩票软件官方下载 连双码是什么数字 河北快三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