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接待處的工作人員屁顛顛地朝著落霞仙子走了過去,臉上的表情要多諂媚,就能有多諂媚。 他壓根不把沈芷幽臉上的不虞放在眼里,在他看來,得罪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事小,得罪了大名鼎鼎的仙羽宗就事大了。 更何況,他還指望著落霞仙子在上頭給他美言幾句,讓他有機會再往上爬一爬呢。 然而,沒等他走到落霞仙子面前,一記飛踢就從他身后襲了過來,正中他的腰部和屁股! “哎喲!” 他壓根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就“撲通”地摔趴在了地上,下巴狠狠地一合,差點磕碎了兩顆牙齒。 “是誰?!到底是誰在背后襲擊我?!!” 這名工作人員憤怒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怒氣沖沖地朝著身后看了過去。 落霞仙子的眼里也閃過了幾分慍怒,要不是她閃得夠快,這個工作人員就該撲到她的身上了! 她也冷冰冰地朝著這名工作人員的身后看了過去。 于是,映入他們眼簾的,便是沈芷幽挑眉淺笑、氣定神閑,整一副做壞事完全不怕被抓包的樣子。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敢攻擊我?!!” 工作人員怒氣勃發地瞪著沈芷幽,拳頭捏得“啪啪”作響。 “你不是讓我們不想等就‘滾'么?我們不太想滾,便只好讓你來滾一滾咯。” 沈芷幽十分淡定地回道,目光里完全沒有任何的懼意。 “你這個女人,你還真是找死!” 工作人員眼里倏然冒起了熊熊的火光,手里迅速地凝聚起了力量,揮拳就朝著沈芷幽的方向轟擊了過去! 作為玄武學院的工作人員,在耳濡目染之下,他的實力也查不到哪里去。 在他看來,這個膽敢踢他的女人實力最多也只到了煉體五級而已,而他則早已到達了金丹后期。 被他一拳轟過去之后,保證這女的連半條命都沒得剩下! 男子惡狠狠地想道,在揮拳的瞬間,唇角掛出了一絲得意的冷笑。 “轟!” 拳風落到了地上,砸出了一個巨坑,威力的確巨大。 然而,他這威力巨大的一拳卻是落空了,連沈芷幽的一根毛發都沒有傷到。 他不知道沈芷幽是怎么做到的,這一拳明明就要落到她的身上了,結果,她身形一閃,就讓他的拳風擦身而過了。 “不可能!一定是你僥幸的!” 男子的臉上的表情有了一瞬間的愕然,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眉目間再度露出了猙獰和惱怒。 他再次朝著沈芷幽攻擊了過去! 緊接著,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他幾乎拳拳都要打在沈芷幽的身上,卻也拳拳都落空。 打到最后,就連他自己也都不確定,還能傷到沈芷幽了。 只是,他打得麻木了,沈芷幽可還沒有。 她隱晦地勾了勾唇角。 就在對方已經快要筋疲力竭的時候,她迅速地把一張靈符貼在了身上。 她的動作是如此地快,以至于那名工作人員壓根沒有發現這一幕。 那名工作人員的耐心已經告罄,他聚集起了最強悍的力量,打算給沈芷幽最重的一擊! 如果這一擊還不成,他就干脆放棄算了。 這個女人身上有異,他還是小心為上。 結果,令他沒想到的是,之前一直在躲避著的沈芷幽,這次不躲也不避,直接地揮拳迎了上去! “轟!” 兩個拳頭重重地擊在了一起,發出了巨大的響聲,一股力量朝著四周圍擴散了出去。 一個拳頭粗壯,一個拳頭小巧。 這邊的動靜引來了不少圍觀的人群,他們看到沈芷幽的這種“找死”行為,不由得都覺得沈芷幽發瘋了。 “一個煉體五級的人居然敢和一個金丹期的人對打,她是腦袋有坑吧。” “就是,看看人家的拳頭多大,她的拳頭又能有多大,恐怕這一拳下去,她的手臂都要廢掉了吧?” “這人哪,就不該如此不自量力。” 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道,對人群中的沈芷幽和吉祥如意四兄弟指指點點。 他們覺得,沈芷幽這一行人從一開始就不該跳出來指責落霞仙子。 就像這名工作人員所說,落霞仙子是誰,他們又是誰?他們之間有可比性么?落霞仙子的身份和地位,注定她受到特殊待遇也是正常的。 這女的,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咔嚓咔擦……” 幾聲輕微的細響在他們相交的拳頭上傳了出來,聽起來就像是骨裂的聲音一樣,在這個緊張和沉寂的時刻,顯得尤為清晰。 眾人停止了自己的話頭,一致地朝著沈芷幽看了過去。 在他們的目光里,有同情,有冷漠,也有幸災樂禍。 他們都以為這道細微的骨裂聲是從沈芷幽的手上傳來的,畢竟,這兩人之間實力懸殊,那女的又怎么有能力把對方擊得骨裂? 只是,片刻后…… “啊——啊——好痛!痛死了啊——” 和沈芷幽對了一拳的那名男修忽然之間大喊了起來,捧著手臂,開始瘋狂地在地上打滾喊叫。 可見,他真的是痛狠了。 大家難以置信地朝著他的手臂看了過去,這才發現,這名男修的手臂已經軟趴趴地墜了下來,看起來就像是某種沒有骨頭的東西一樣。 他右臂的骨頭,已經被徹底地擊碎了。 沈芷幽十分淡定地收回了拳頭,臉上的表情波瀾不驚。 仿佛剛剛才廢了對方一條手臂的人,壓根不是她一樣。 嘶——這個女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難道她吃了增強修為的靈丹? 那也不對啊,如果她真的吃了增強修為的靈丹,沒理由身上的氣息也還是煉體五級的呀? 對靈符一竅不通的人,免不了各種揣測,分外詫異。 當然,也有一些人是猜出了些什么的,若有所思地朝著沈芷幽看了過去。 落霞仙子沒想到被廢的人會是那名工作人員,半瞇起眼睛打量了沈芷幽一番,眼底閃過了一絲冷意。 這個實力看起來如此差勁的女人,竟然敢如此落她面子! 她輕啟薄唇,打算對沈芷幽敲打一番時,這次的招生負責人聽說這邊有紛爭,急匆匆地就趕了過來。 看到趴在地上,痛得滿地打滾的下屬,他臉色一黑,不滿地質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誰在鬧事?!” 沒等其他人回答,在地上痛得直叫喚的人忍痛爬了過去,抓著負責人的褲腳,指著沈芷幽說道:“頭兒!頭兒給我做主哪!是這個女人,她一言不合就攻擊了我,還把我的手也給廢掉了哪!” 這名工作人員凄厲地喊道,那痛苦又狼狽的樣子,看起來的確有幾分可憐。 負責人神色一冷,面無表情地朝著沈芷幽看了過去。 “你是來報到的新生吧?你明天不用過來了,主動攻擊報到處的工作人員,已經足夠玄武學院對你作出退學處理。”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天津十一选五玩法介绍及奖金 最新免费网赚平台 科乐吉林麻将苹果下载 排列五走势图2元彩票网 幸运赛车爱彩人彩票网 澳洲幸运8怎么下注 甘肃快三怎么开奖 福州麻将怎么打 东北填坑规则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扳走势图 翻翻配配资 捕鱼部落千炮版技巧 姚记棋牌158 陕西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开奖结果查询 网上配资都不是实盘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