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嬤嬤原以為,只要允諾給沈芷幽一些好處,對方就會放過她了。 在李嬤嬤的心里,像沈芷幽這些從民間選上來的秀女,鐵定沒有見過什么大世面,很容易就會被一些蠅頭小利所蠱惑。等對方放了自己,她可以再慢慢謀劃怎么磨死對方! 李嬤嬤沒打算放過沈芷幽——沈芷幽給了她那么大的屈辱,她不能把對方一寸寸血肉給碾碎磨平的話,實在難消心底之恨! 她所謂的給好處,也只是緩兵之計而已。 然而,好巧不巧,沈芷幽偏偏就看出了李嬤嬤這幅臭皮囊下面的真實心思。 別說李嬤嬤現在是在假裝求饒,即便她真的在求饒,以她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沈芷幽也不可能輕易地放過她。 所以,沈芷幽惡劣的本性又冒出頭了。 她倒要看看,在死亡和受辱面前,李嬤嬤到底會怎么選。 怎么選?李嬤嬤當然兩個都不想選! 沈芷幽壓著她,讓她在籠子旁邊看得更清楚一點。 李嬤嬤看著鼻子底下那一塊塊散發著惡臭的穢物,一陣陣抽搐感和惡心感在胃里翻騰。 當這一切兜兜轉轉回到了她的身上時,她才明白,這種時刻如此煎熬。 她真恨不得立即暈死過去。 “怎么,還沒想好怎么選嗎?要不要我幫你選,嗯?” 沈芷幽慢條斯理地問道,明明是如此輕靈好聽的聲音,鉆進李嬤嬤的耳朵里時,卻仿若魔鬼的聲音一樣可怕。 “你這樣子對待老身,就不怕陛下和皇后娘娘找你算賬?!” 李嬤嬤沒有了辦法,只好再次端出了魏凌霄和鳳亦霜的身份。 沈芷幽慢吞吞地撩起了頰邊的一縷頭發,在指尖上繞了繞,說道:“怕啊,但怕又能怎么辦?反正橫豎他們都不會放過我,那我也只好死之前找個墊背了的咯,李嬤嬤覺得我說得對不對?” 對你個頭! 李嬤嬤氣得七竅生煙。 她總算明白,為什么俗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了,這女的壓根就是個不怕死的! “你要怎么樣才愿意放過老身?” 李嬤嬤沒辦法了,只好再次放緩了語氣,低聲下氣地問道。 “不是說了么?舔干凈籠子,我就放了你啊。” 沈芷幽笑瞇瞇地說道,再次把李嬤嬤氣得一口血哽在了喉嚨里。 “就不能換一個嗎?” 沈芷幽伸手往籠子一指,“籠子”,再伸手點了點地上的藏布斯,“獸嘴”。 “二選一,李嬤嬤好好想想吧。” 看到李嬤嬤暗自轉動的眼睛,沈芷幽不緊不慢地又加了一句:“不要選太久哦,我的耐心不是很多,只給李嬤嬤你一分鐘的時間來考慮,一分鐘之后,告訴我答案。” 李嬤嬤喉嚨里的那口血被生生地氣了出來! 她剛剛還在想著拖延時間的辦法,結果沈芷幽把她最后的退路都給砍了。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李嬤嬤的心跳聲也越來越劇烈。 聽著耳膜里傳來的聲音,李嬤嬤仿佛聽到了自己生命的倒計時。 實在不行的話,那也只能…… 李嬤嬤的視線聚焦到了籠子里的那堆東西上面,胃里翻滾得更加劇烈了。 經過這一次之后,她覺得自己能把半輩子吃下去的東西都給吐出來。 “時間到了哦,李嬤嬤,你的選擇呢?” 沈芷幽優美的聲音劃進了李嬤嬤的耳朵里,讓李嬤嬤瞳眸狠狠一縮。 籠子里一陣陣惡臭傳來,李嬤嬤心里的那根弦,被徹底地繃斷了。 “嘔……” 李嬤嬤劇烈地嘔吐了起來,也不知道是緊張到的,還是惡心到的。 沈芷幽挑挑眉毛,慢條斯理地說道:“怎么,還沒選好?看來我要……” 然而,沒等沈芷幽說完,一陣高喝就響了起來: “皇后娘娘駕到——” 沈芷幽雙眸一瞇,朝聲音來源處看了過去。 只見一名身穿盛裝,氣質清冷,容貌昳麗的女子踏著細碎的步伐,款款地從小路的盡頭走了過來,身后跟著一大群的宮婢、太監和侍衛。 她的容貌和鳳茹意有七八分相似,卻比鳳茹意更加地精致美麗,舉手投足之間,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雍容和優雅。讓其他的秀女和她比起來,就宛若路邊的野花對上了皇室花圃里的牡丹,根本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在她氣場的鎮壓下,好幾名秀女都忍不住蜷起了身體,努力縮小自己存在感。 當然,這并不包括沈芷幽。 看到鳳亦霜的一瞬間,沈芷幽的腦海里閃過了一幕又一幕。 最后,停留在了她前世臨死前和魏凌霄的那場對話上。 “魏凌霄,只是為了一句‘得鳳族人得天下',你就要把我們的過去全部抹殺,你就當真那么狠心?” 沈芷幽已經被魏凌霄派來的殺手逼到了火山口的懸崖邊。 后退一步,是萬丈懸崖,烈火熔巖;前進一步,是層層劍芒,重重殺意。 魏凌霄根本沒打算給她留任何的活路。 沈芷幽早就清楚了這一點,只是,她還沒徹底死心的胸口里,還是抱著一些酸酸澀澀的希冀。 至于希冀著什么,就連她自己也說不明白。 “對不起。” 面對沈芷幽的質問,站在殺手之中的魏凌霄,只面色平靜地回了三個字。 沈芷幽的心狠狠一抽,她從不知道,“對不起”三個字,會如此地傷人。 “魏凌霄,我要問你一句,你真的喜歡過我嗎?還是說,你由始至終都只是為了得到我手里的靈符,而陪我在演戲?” 沈芷幽覺得自己很可笑,如果魏凌霄真的對她有情,又怎么會毫不猶豫地把她逼入絕境? 然而,她還是愚蠢地想要得到一個答案。 這一次,魏凌霄沉默的時間比想象中要久。 他看著沈芷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對不起。” 片刻后,這個年輕的帝王還是給出了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沈芷幽的淚水忍不住決堤而出。 “對不起……又是對不起……魏凌霄!你既然知道你自己對不起我,你為什么還要這樣對我!我不求別的行嗎?我不阻礙你和鳳亦霜恩恩愛愛還不行嗎?我遠遠地躲著你們也不可以嗎?你就非要殺了我才心甘嗎?!” 沈芷幽這一聲聲的質問,就如同刀片一樣割在了她的心上,讓她的心變得鮮血淋漓。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有哪里對不起魏凌霄了,為什么付出一切的最后,換來的卻是對方的趕盡殺絕?! “對不起,寡人不能讓亦霜發現你的存在。”魏凌霄淡淡地說道,看著沈芷幽的眼底里,深邃得仿佛沒有半分的情緒波動,“寡人就要大婚了,隨后,寡人會借助鳳家的力量,一統整個玄武大陸,在此期間,不能有任何的差錯。” “如果你不死,亦霜和鳳家遲早會發現你的存在,也會造成寡人和亦霜之間不必要的誤會和麻煩……” “只有死人才能永遠地守住秘密。” “所以,芷幽,對不起,你必須死。” 魏凌霄最后的這一刀,徹底地扎在了沈芷幽的心上,把她心里殘存著的最后一分感情攪碎殆盡。 她緩緩地擦去了臉上的淚痕,笑了。 她笑得無比地燦爛,仿佛想到了什么開心的事情一樣。 然而,在面對著魏凌霄時,又化作了深深的嘲諷和冷然。 “最是無情帝王家,魏凌霄,你真是讓我看透了這句話的本質。” “很好,既然你已經有了決定,那我也不再做無謂的掙扎。只是,如果橫豎都要死的話,我選擇……” “死在自己的手里。” 沈芷幽說完,給自己“啪”地貼了一張九品的靈符。 這張靈符是她最近一個月才畫好,打算送給魏凌霄做生辰禮物的,沒想到,最后竟然用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只是,她被貼身婢女下了*,又被魏凌霄逼到了絕境,決計是活不下來了。既然如此,她為什么不死得有尊嚴一點呢? 而且,這張靈符威力巨大,說不定臨死前還能拉上十幾名暗衛做墊背。 想到這里,沈芷幽快活地笑了。 在愉悅和瀟灑的笑聲中,她似乎看到魏凌霄朝她跑了過來。 這個男人臉上的平靜終于被打破,向來深沉的眸底難得泛出了一絲慌亂。 只是,誰管他呢?反正她都要死了。 下一秒,她的眼前一片血色,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過來時,她便成了鄰國相府的庶長女沈芷幽。 從回憶里回過神來,沈芷幽看向天燼國皇后娘娘的眼底多了幾抹深沉,唇角也勾起了一抹諷意。 鳳族的圣女,鳳亦霜。 ——她真想知道,魏凌霄費盡心思地才能得到手的鳳族圣女,究竟會是個什么樣子的女人。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安徽十一选五定牛 516棋牌游戏新手卡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求排名 刮刮乐拖把 闲来广东麻将app 快乐飞艇规律 趣盈期货 德甲联赛赛程积分排名2019 福州麻将苹果手机版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昨天开奖 为什么大盘涨股票跌 欢乐四川麻将血战到 昨日河北快三开奖 北京pk10精准计 江苏7位数20018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