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腹便便的男人出現,眾人不自覺地都讓開了一條道路,遠遠地避了開來,并對沈芷幽報以了同情的目光。 居然是劉大少爺哪,這個女娃娃慘咯,逃不掉被抓回去當小妾的命了。 劉大少爺全名“劉隅成”,是劉尚書的兒子,也是獨子。 仗著自己的父親在朝堂當大官,劉隅成向來無法無天慣了,只要是他看上而身后又沒什么勢力的美人,他都會想盡辦法弄回家里去。 對于兒子這近乎荒唐的行為,劉尚書也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只有這一棵獨苗苗,不寵他寵誰? 劉隅成看到沈芷幽獨自一人在店鋪門前擺攤,身上的布料也不見得多昂貴,便自發地把沈芷幽歸于“身后沒什么勢力”這一行列了。 雖然有面紗的遮擋,劉隅成看不清沈芷幽的樣子,但沈芷幽那清冷的氣息和瀲滟的美眸實在勾得他心癢癢。 能有這么一雙勾魂攝魄的眸子,想必這面紗下的容貌也不會差到哪里去吧。 劉隅成這樣想著,腆著大肚子就上前搭訕了。 “你在跟我說話?”沈芷幽似笑非笑地斜乜著他。 哎呀,這人美,聲更甜!劉隅成下-身一熱,臉上的笑容更加猥瑣了。 “對啊,小美人,你跟了大爺我,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需要擺攤了。” 沈芷幽一邊不緊不慢地在桌面上的靈符堆里挑挑揀揀,一邊慢悠悠地說道: “對不起,我對只會倚仗別人的‘大爺'不感興趣。” “你這死丫頭,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劉隅成最恨別人說他不學無術,只會倚仗父親的地位來作威作福。 哪怕這是一個事實,也不能在他面前提起! “我向來不喜歡吃罰酒,我只喜歡給別人灌罰酒。” 沈芷幽說著,輕笑一聲,慢悠悠地把挑揀好的靈符展開在了手上。 青蔥的玉指配上彩色的靈符,煞是好看。 看到現在,圍觀的人群也看出了一些門道來——這女娃娃該不是想要用靈符來對付劉大少爺身后的那些家丁吧? 她也太天真了,劉大少爺身后那些家丁又哪是區區幾張初級靈符就能對付得了的?人家是修道者,等級最高的那個都到達金丹中期了! 靈符分為9個等級,初級靈符也稱為1級靈符,按常理來說,要對金丹期以上的修士產生作用,至少得3級靈符才能做得到。 圍觀的眾人搖頭嘆息,幾乎已經預見到了這個小丫頭暗無天日的未來。 劉隅成也是這樣想的,看到沈芷幽舉著手里的靈符,冷笑一聲,肥肉亂顫地說道:“你這臭丫頭也忒不知天高地厚,大爺我今天就來教你怎么做人!給我上!” 劉隅成一聲令下,他身后那些家丁打手們閃身就朝沈芷幽撲了過去! 他們是修道者,速度自然很快,普通人甚至看不清他們的身影。 沈芷幽勾勾唇角,換了個舒服的坐姿,抽出手里的靈符,再不緊不慢地、一張張地揮了出去。 “一個。” “兩個。” “三個……” 沈芷幽輕聲地數著,那清婉的聲音十分動聽,造成的后果卻讓所有人側目。 第一個家丁倒飛出去了,他被風靈符割成了血人; 第二個家丁倒飛出去了,他被烈火符轟成了黑炭; 第三個家丁倒飛出去了,他被寒霜符凍成了冰棍…… 圍觀的眾人:…… 這,這是初級靈符?!!! 這只是長得像初級靈符的高級靈符吧?!!! 為了能夠全方面地展現自己靈符的威力,沈芷幽把各種類型的靈符都在這群家丁的身上用了個遍。 于是,最后造成的視覺效果也是震撼的。 看著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結局分外凄慘的家丁們,圍觀群眾嘴角抽抽。 這還是劉大少爺身邊那群兇名遠揚的打手嗎?該不是紙糊的老虎而已吧? “只剩你一個了哦。”沈芷幽輕聲說著,款步來到了劉隅成面前。 “饒……饒命……” 劉隅成“撲通”地就跪倒在了地上,身下傳來了一陣尿騷味。 沈芷幽挑挑眉毛,舉起手里最后一張靈符,說道:“還剩最后一張沒用呢,專門為你準備的,不用豈不是很可惜?” 于是,劉隅成雙眼一翻,成功地暈過去了。 “嗤,沒用的東西。”沈芷幽踢了踢癱成了一團軟泥的劉隅成,把最后一張靈符收了起來。 這張靈符可是能賣錢的,沒必要浪費在這種人身上。 “把你們的主子帶走,滾吧。”沈芷幽冷冷地說道,回到攤位上,開始收拾桌面上的靈符。 圍觀的人群立即圍了上來,向沈芷幽詢問靈符價格。 至于劉隅成?被他的那些家丁們或扛著或拖著,灰溜溜地帶走了—— “這里發生什么事了?” 今天,靈符鋪子的老板正好過來巡查他的產業,發現鋪子門前鬧哄哄的一片,鋪子里面反倒冷冷清清,不由得皺起了眉毛。 被他詢問到的那名伙計咽了咽唾沫,如鯁在喉,什么話都說不出口。 門口所發生的事情,他一五一十全看在了眼里。 正因為看在了眼里,他才明白自己拒絕了一次多么重要的商機。 他能怎么說?那小丫頭是被他拒之門外的,被老板知道,他就死定了! 誰知道那個小丫頭手里的1級靈符居然可以當3級靈符來用?簡直逆天了! 只是,店里的伙計可不止他一個,他說不出口的話,別人代他說了。 店里的另一位伙計一五一十地把沈芷幽的“壯舉”陳述給了老板聽。 “噢?擁有3級靈符威力的初級靈符?這倒神奇了。” 糟糕!老板果然對那個小丫頭手里的靈符感興趣了! 用惡劣態度趕走了沈芷幽的店小二心中狂跳,升起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沈芷幽正在賣靈符,數錢數得不亦樂乎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名中年男子的聲音—— “小丫頭,能不能讓我看一看你手里的靈符?” 沈芷幽循聲看過去,發現一位面容嚴肅的男子站在了面前,身邊跟著店鋪的那幾名伙計。 沈芷幽挑挑眉毛,說道:“可以啊。” 沒等中年男子展顏朝桌面上的靈符伸過手去,沈芷幽就補充道:“先給錢。” 說著,她朝中年男子伸出了右手。 “多少錢?” “一張二十個錢幣。” 跟過來的伙計嘴角抽抽,吐槽道:一張初級靈符居然要二十個錢幣?!她這是搶劫嗎?! 要知道,他們鋪子里也只是賣五個錢幣一張而已,到了沈芷幽這里就翻了好幾倍了。 中年男子也覺得很貴,但他還是給錢了。 他實在很好奇,這么昂貴的初級靈符,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人買。 拿到初級靈符后,他并沒有急著使用,而是往里面注入了一絲元氣。 經營了那么久的靈符鋪,他自然有一套快捷的方法去鑒別靈符的好壞。 “這是……”中年男子詫異地瞪大了眼睛,“你創新了畫符方式?!” 這些初級靈符,乍一看上去,與別的靈符沒什么不同。 但只要有經驗的人就會發現,它的元氣吸收方式和輸出方式與其他初級靈符有著明顯的不同。 換句話來說,這已經算是“改良版”的初級靈符了。 “是啊,這種畫符方式,可只有我才知道哦。”沈芷幽輕輕勾了勾唇角。 在頂級靈符師遍地都是的玄武大陸,沈芷幽的“最強靈符師”是怎么得來的?就是這樣得來的! 對于畫符,她的追求可不僅僅在于“學習”和“運用”,更重要的,是“創新”。很多人都說,現在的靈符體系已經很完美了,不需要再創新了,但沈芷幽偏偏不信這個邪! 她不怕失敗,她只怕自己連失敗的勇氣都沒有。 于是,磕磕碰碰的,居然真的被她找到了一條創新之路。 只可惜,沒等她著書立作,開山立派,就被魏凌霄給殺了。 想到這里,沈芷幽的眼底又閃過了一抹窒郁。 天才!這是真正的天才! 靈符鋪老板的眼里迸發出了灼熱的光芒。 “這位姑娘,我們鋪子想要收購你手里所有的靈符,并和你形成長期的合作伙伴關系可以么?” 老板打斷了沈芷幽的思緒,她挑挑眉毛,翹唇道:“哦?你想收購我的靈符?” “是的,我們鋪子想要以每張二十個錢幣的價格收購你的靈符,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我不愿意。”沈芷幽干脆利落地說道。 “這……不知姑娘為何不愿意,我們的收購價和您的銷售價一樣不是么?而且,也免去了您擺攤的時間,您可以制作更多的靈符。” “因為我知道我手里的靈符還有提價的空間啊,固定二十個錢幣一張的話,我豈不是虧了?” 老板思忖了片刻,牙一咬,說道:“那我們以二十個錢幣一張的基礎價收購您的靈符,賣到的錢再五五分成怎么樣?” 這個條件已經非常高了,只有一些頂級靈符師才能有這種待遇。 老板看中的,是沈芷幽的潛力。 店里的伙計在訝異老板給出的條件的同時,也暗忖著,這下,這丫頭不會拒絕了吧? 這條件看著他都嫉妒了!他目光幽幽地看向了沈芷幽手里的盒子。 沒想到,沈芷幽還是慢悠悠地說道:“我不愿意。” 中年男子心塞了,這塊骨頭那么難啃? “為什么?能說說您的條件嗎?”中年男子只好再退一步。 沈芷幽輕輕勾起了唇角,不緊不慢地說道—— “本來嘛,我很缺錢,哪怕你的商鋪開出五塊錢幣一張的價格,我也認了。” “只是,剛剛你們有人說我帶來的是垃圾,不肯要。” “既然你們不肯要,我也就不賣了咯。” 沈芷幽說完,黑黝黝的眼睛就這樣直直地看向了老板身后的店伙計。 店伙計心一顫,身后的冷汗倏然就冒出來了。 他還想著這丫頭忘了之前那一茬了呢,沒想到偏偏在這里等著了。 他心中不好的預感,還是靈驗了!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德甲和英超哪个水平高 河南22选5胆拖中奖计算器 海立配资 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和奖金分配 浙江20选5兑奖器 东北四人麻将游戏 下载麻将 李逵劈鱼怎样才能赢 闲来麻将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第十期 股票跟跌不跟涨 大唐棋牌游戏软件开 麻将高手打牌思路 喜乐彩开奖结果 安徽有哪些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