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可惜了,如果不是制造靈符的紙張太差,而她現在的修為也太低的話,這兩張靈符的威力可就不僅僅只是把沈巧蓮和白若嘉炸得灰頭灰臉那么簡單了, 沈芷幽目露惋惜地想道,變強的欲-望在心底也變得更加地強烈了起來。 對上沈芷幽微冷的眸光,沈巧蓮驚懼地瑟縮了一下。 一次次地在沈芷幽的手下吃虧,沈芷幽怒了,也怕了,她不明白,為什么沈芷幽一夜之間就變得那么厲害了。 “這是怎么回事?!”沈毅光跟著兩名侍衛趕了過來,乍一看到沈巧蓮凄凄慘慘的樣子,立即就火氣上揚了。 “爹!”沈巧蓮一看到沈毅光,委屈的眼淚“刷”地就流下來了。 “怎么回事?別怕,爹給你做主。”沈毅光扶起三女兒,給她擦去臉上的淚水,心疼地說道。 “是她!是沈芷幽!她想要讓我們出丑,就把我們弄成這樣了,嗚嗚嗚……” 沈巧蓮指著沈芷幽,惡聲惡氣地說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仗著剛剛那一幕沒什么人看清,她惡人先告狀了起來。 “沈芷幽!你不解釋一下嗎?!”沈毅光怒瞪著沈芷幽,那目光不像是在看著自己的女兒,反倒像是在看著自家的仇人。 “沒什么好解釋的,她們想要偷襲我,所以我‘回敬'了她們而已。”沈芷幽淡淡地說道。 “你說我們偷襲你,證據呢!”白若嘉也從地上爬了起來,惡狠狠地反駁道。 “證據就是,本來坐得離我有十幾米遠的你們,偏偏出現在了我身邊。” 沈芷幽的語氣輕描淡寫,內容卻份量很重。 對啊,剛剛沈巧蓮她們不是坐在女眷席最前面的嗎?怎么現在跑到最后面來了?這里明顯是沈芷幽坐的地方吧。 眾人本來看到沈巧蓮哭得那么凄涼,心里的天平嚴重向她傾斜了的,然而,聽到沈芷幽這么一說,他們看著沈巧蓮的目光也變得懷疑和困惑了。 “爹!嗚嗚嗚……”沈巧蓮見說不過沈芷幽,只好把頭往沈毅光懷里一埋,哭得更加凄厲了起來。 沈毅光何曾見過三女兒如此委屈的樣子,眉頭一皺,火氣更甚了。 “孽女!還不給你妹妹道歉!”沈毅光朝沈芷幽怒目圓瞪道。 “我為什么要道歉?錯的本來就不是我,爹您與其向我興師問罪,還不如問問她們為什么要偷襲我。我好像也沒得罪過她們吧?” 沈芷幽冷冷地回道。 “不管怎么樣,你把自家妹妹弄得那么狼狽就是你不對!”沈毅光不分青紅皂白地說道,“有你這樣子做姐姐的嗎,啊?!” “喜歡背后捅我刀子的妹妹,我可不敢要。”沈芷幽依舊不服軟。 “孽女!真是孽女!如果你不道歉,你就給我滾回去,別在這里丟人現眼了!” 沈毅光罵得臉紅脖子粗,額頭上都青筋暴起了。 “現在丟人現眼的不是我,而是她們吧。”沈芷幽朝著沈巧蓮和白若嘉淡定一指,不緊不慢地說道。 “你!孽女,看我不打死你!”沈毅光揚起手掌,想要一巴掌甩過去。 這一巴掌甩狠了,沈芷幽臉上的面紗也就要掉下來了。 一直坐在遠處旁觀的沈千兮眼里暗暗閃過了一絲期待,期待著沈芷幽出丑的那一刻。 然而,這時,一道慵懶而磁性的聲音從人群外緩緩響了起來。 “沈大人,你的口氣還挺大的嘛,連父皇圣旨里指明要出席宴會的人,你也敢趕出去。” 男人輕笑了一聲,身形也漸漸地從人群中顯現了出來。 沈芷幽順著聲音看了過去,對上了一雙漆黑而深邃的眼睛,那濃郁的色澤如墨般暈染了開來,讓人根本看不透他眼底的情緒。 這個男人很危險!沈芷幽憑著直覺就判定了出來。 雖然男人坐在了輪椅上,一襲白衣襯得他的氣質溫文爾雅,嘴角也噙著一抹笑意,但沈芷幽知道,這個男人并不簡單。 果不其然。 “七……七皇子……” 本來還氣勢洶洶的沈毅光,驟一對上這個男人,氣焰立即就縮回去了,變成了鵪鶉一樣。 七皇子軒轅墨,可謂是眾多皇子中最神秘也最危險的一個存在。 七皇子從小就不良于行,母妃也沒什么勢力,小時候的他可沒少受到宮女和嬤嬤的怠慢和欺負。 然而,在他十三歲那年,一切都變了。 先是怠慢他的宮女和嬤嬤一個個暴斃而亡,死狀可怖,再是欺凌他的那些皇兄和皇弟們在一個月之內紛紛遭遇到了“意外”,要么是摔斷大腿,要么是擰歪胳膊,還有一個直接磕穿了后腦勺,差點一命嗚呼了。 一開始,沒人把這些“意外”聯系到他的身上,畢竟平時的七皇子實在是太低調了,低調得壓根不起眼。 只是,隨著出事的人越來越多,眾人目光的焦距也不得不落在他身上了。 因為,出事的人都只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欺負過不良于行,母家也沒有什么勢力的軒轅墨。 那些支持著各個皇子們的世家坐不住了,他們紛紛出手,想要整死軒轅墨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為他們的外孫/曾外孫報仇! 結果,沒等他們出手,他們所做過的那些見不得人的齷齪事就被秘密地呈遞到了皇帝的案桌上。 一時之間,龍顏大怒,浮尸千里,朝堂上風起云涌,好幾個百年世家被皇帝陛下連根拔起,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而剩下的那些也瑟瑟發抖,夾起尾巴做人,再也不敢那么囂張了。 至于軒轅墨,也沒有人再敢把主意打到他的頭上。 就這樣,軒轅墨在宮里平平安安地長大了,現年二十三歲的他容貌俊美,風華絕代,唯一的缺憾是,他依舊坐在輪椅上。 凡是知道過去那些事情的人,都清楚軒轅墨不好惹,雖然沒有人清楚一個身有殘疾的皇子是怎么做到這一點的,但完全不妨礙他們對他產生了敬畏心理。 沈毅光擦了擦額角的汗水,卑躬屈膝地對軒轅墨說道:“對對,七皇子您說得對,是下官我莽撞了。” 說完,急忙收回了朝沈芷幽甩過去的巴掌。 “爹,就這么算了嗎?”沈巧蓮忿忿地說道。 “住嘴!這件事回去再說,別惹麻煩。”沈毅光低聲呵斥道。 沈巧蓮不滿地癟了癟嘴,暗恨地瞪了軒轅墨一眼。 一個瘸子而已,真不明白爹有什么好怕的,難不成他還能做太子?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浙江11选五玩法二拖六 重庆幸运农场杀号公式 熊猫麻将手机版下载 股票融资杠杆 波克棋牌? 新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澳洲快乐8任七计划 理财平台投资理财产品 千喜3d开机号千喜 广东26选5开奖结果 网赚平台排行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号 海南4+1开奖结果昨天 安徽乐乐麻将安卓怎么下载 福彩东方6+1 澳洲快乐8有规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