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外援(一更賀萌主芊尋)

    祁佩玉通過種種方式,再三再四地找梅九山溝通,希望完成這一樁婚事。

    但是梅九山死活不愿意,他跨過了“七陽融雪功「偽」”的門檻,覺得前方是一片海闊天空,甚至認為抱丹也不是夢想——梅家已經有近百年沒有出過金丹了。

    如果不是每隔個二三十年,梅家都有人沖擊一下金丹,他們都有可能從七大家族里除名。

    祁佩玉這就真的火了,硬等到慶典完畢,直接帶人找上門來,梅青蓮你就說吧,管不管這件事,不管的話,我就讓人直接帶走梅九山了。

    梅家主其實也挺坐蠟的,婚書是他定下的,不逼迫梅九山娶黃婉秋,已經是他能做到的極限了,祁佩玉想要對梅九山下手,他還真不好攔著。

    梅九山回來之后,知道這事兒也傻眼了,說我都出塵高階了,娶個老婆還不能由著自己?

    其實只要梅青蓮不管,梅九山可以求助梅家其他人——咱們好歹也是鑄劍峰七大家族之一,還能讓黃家一個小家族騎到脖子上?

    祁佩玉是祁家人不假,但是她嫁出去了,祁家不可能支持她對付其他六大家族。

    但也是因為她有祁家的背景,鑄劍峰其他家族也只能坐看,這事兒啊,讓梅家自己處理吧。

    梅家倒也有不少人愿意支持梅九山——家主這事兒干得不太漂亮,不過既然他沉默了,咱們總不能讓一個小家族騎在頭上為所欲為。

    可現在的問題是,祁佩玉上門,帶的不僅僅是黃家人,還有一個金丹!

    今天梅家不給出一個說法,她是打算把人強行帶走的!

    馮君他們趕到,見到的就是這么一幕,而且其中因果,祁佩玉也說了出來。

    當然,很多不方便說的事情,她就不說了——譬如說暗戀梅青蓮多年這種事。

    聽完之后,大家面面相覷,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清官難斷家務事,這話不是假的,外人真的不好置喙。

    第一個開口的,居然是聶赤鳳,她皺著眉頭發話,“既然要完婚,總要講個你情我愿……沒感情的話,結什么婚?”

    沒錯,聶榮勛就是這么耿直,年少就能斬赤龍,她絕對不會為感情困擾,而且討厭在情感上強人所難。

    祁佩玉看她一眼,發現對方居然是出塵巔峰,忍不住眉頭一皺——這是即將抱丹的主兒!

    不過再細細地看兩眼,她就笑了,“這位道友,你紅丸未失,有些話題你不懂。”

    你丫一個處釹,也有資格談論感情和婚姻嗎?

    聽說她紅丸未失,甘青峰卻是心中暗暗一喜,興奮之下,他出聲發問,“敢問這位真人前輩,可否賜下姓名?晚輩燃燒荒漠甘青峰。”

    瘦小老頭看他一眼,沉吟一下發問,“燃燒荒漠甘家啊……南甘還是北甘?”

    甘青峰微微一笑,少不得又說一遍,“回前輩,一筆寫不出來兩個甘,我們兩家正在商量合并,希望日后不要再有南甘北甘的說法了,不過你一定要問的話,我現在屬于南甘。”

    “甘家要合并了?”瘦小老頭的臉上泛起一絲怪怪的表情,不過很快地,他就點點頭,“也是哦,差不多了,不過,呵呵……我姓巫。”

    甘青峰見他知道甘家,心里又是微微一喜,“敢問前輩是哪個巫,口天吳,還是止戈武?”

    巫真人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問那么多干什么?先操心好你甘家自己的事兒吧!”

    甘青峰的臉就是一黑,不過對方是金丹真人,他也不敢發牢騷,只能硬著頭皮回答,“這是黃家和梅家的事兒,您既然不姓黃,何必攙乎進來呢?”

    巫真人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我是不姓黃,但是我巫家有人嫁到了黃家,不行嗎?”

    這話還真的不假,祁佩玉的妯娌就姓巫,不過這妯娌倆從來不知道,巫家還有一個金丹——因為本身就是一個不大的家族,零零散散的,相互聯系也少。

    也就是五年前,她倆才知道,合著巫家還有一個金丹,于是輾轉聯系上了。

    現在黃家有事,黃家的親戚出馬……沒毛病。

    其實黃家還有祁姓的親戚,家里也有金丹,但是同為鑄劍峰七大家族,不合適出面。

    要說起來,梅家也有金丹家族的親家,不過這姻親也不是隨便能叫的,不是叫不到,而是……沒有到了生死關頭,這種交情怎么可以隨便浪費?

    簡而言之,突兀出現的這個金丹,實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甘青峰心里也有不甘——甘家的金丹,可不止一個兩個,不過時候眼下沒有而已,所以他少不得問一句,“九山道友,你的心上人到底是誰?你只管說出來,倒不信誰能拿住你!”

    梅九山一直都沒敢把自己暗戀的對象說出去,但是這個時候鴨梨山大,他實在扛不住了。

    然而,他依舊是很傲然地表示,“我的心上人,是顏雨汐,松柏峰顏雨汐。”

    這話說出來,不止甘青峰愣住了,其他人也不敢做聲了,雖然只是一個人名,但那是松柏峰,是松柏峰的小公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巫真人出聲了,他笑著發話,“顏雨汐,你確定她喜歡你?”

    梅九山覺得事情已經這樣了,當然也就不會再退縮了,“我認識她很久了。”

    “認識不等于她喜歡你,喜歡顏雨汐的人多了,”巫真人冷笑一聲,“我也是混在松柏峰的,怎么就不知道,松柏峰的瑰寶,被鑄劍峰的人預訂了?”

    梅九山聞言,頓時大驚失色,“巫真人你是松柏峰的?”

    巫真人冷笑一聲,“我又不姓顏,怎么可能是顏家的人,不過是靠著別家做個供奉。”

    松柏峰顏家獨樹一幟,但是獨木不成林,顏家之下還有八大家族,巫真人就是其中一個家族的供奉,對于松柏峰的事情,知之甚詳。

    他不怕自曝其短,但是別人一聽,頓時就覺得棘手了——這不但是金丹,還是松柏峰的金丹!

    一直以來,松柏峰的修者出山,別人都不愿意招惹,傲氣沖天不說,還不方便下手——顏家護犢子是出了名的,顏家的人只有顏家人才能處置。

    雖然顏家對自己人的處置也算公道,甚至可以說更嚴苛一點,但別人依舊不喜歡跟顏家人多打交道——真的太別扭了。

    顏家人之外的八大家族,沒有那么強勢,但是偶爾也會受到類似的保護。

    巫真人的身份亮明,就不僅僅是金丹的威懾了,大家還要考慮松柏峰的反應。

    就算跳脫如甘青峰,一時間都閉嘴了,別說他只是南甘子弟,哪怕是兩甘合并,也不是松柏峰的對手,更別說現在甘家正在操作合并事宜,不可能任由弟子在外滋事。

    事實上,就算兩家旗鼓相當,他一個出塵高階,冒犯對方金丹的話,也沒什么好果子吃。

    倒是梅家的一名出塵中階聞言,有點不服氣地發問,“敢問巫真人,是松柏峰哪一家的供奉?”

    巫真人倒也沒有生氣,他面無表情地看此人一眼,淡淡地回答,“具體是哪一家,這就不便說了,你總不會以為,我有膽子冒充松柏峰的人吧?”

    梅家的這位還真是這么想的,但是對方的回答也在點上:別逗了,一個普通金丹,敢隨便打松柏峰的旗號?

    就算這金丹被識破之后可以跑路,但是鑄劍峰黃家跑得掉嗎?

    梅青蓮惡狠狠地瞪了祁佩玉一眼,“看來我得去跟祁家說一聲了,鑄劍峰內部的事情,何時輪得到松柏峰的真人來過問了?”

    巫真人沉著臉不說話,祁佩玉卻是冷冷一笑,“只是黃家外戚,梅家主你想多了。”

    然后她左右看一看,沉聲發話,“看來大家都沒有什么異議,那么我就請九山上人回黃家了,待商議好章程,就讓九山和小女完婚,大家若是能多等幾日,沒準能喝得上喜酒。”

    “過分了啊,祁家的小丫頭!”遠處傳來一聲怒吼,一名出塵中階電射而至,不是別人,正是梅家的人瑞太上,“這是看著我梅家好欺負?”

    前文說過,梅家太上只是出塵五層修為,但是吃過一顆延壽兩百年的異果,現在已經六百多隨了,平日里閉關不出,沒有要緊事,根本不會冒頭。

    今天他也是聽說,黃家欺負上門了,這他哪里能忍?

    巫真人一抬手,就將老太上攝了過來,獰笑一聲,就要把人往地上摔去,“居然敢不敬真人……”

    “真人且慢,”祁佩玉忙不迭地喊一聲,她可知道這位的情況,“這是梅家的老太上,年齒已高,還望真人手下留情。”

    巫真人來之前,也打聽過梅家的情況,知道這老太上在梅家的地位頗高,而且跟七大家里的兩個金丹交好,是不宜招惹的。

    所以他一抬手,將人丟在一邊,然后冷哼一聲,“年紀大又如何?別指望誰都慣著你!”

    老太上被扔出去,在地上打了一個滾又站起來,一時間羞憤難當,“青蓮,發求助信號,鑄劍峰七大家族不缺金丹!”

    你當我沒求助過嗎?梅青蓮無奈地看他一眼,“咱梅家的私事……不太合適求助。”

    「第一更,賀萌主芊尋道童。」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四川麻将入门基础知识 黑龙江省36选7中奖 中国极速赛车节 券商低佣金 兴业配资 中国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 快乐12四川快乐1 老十一选五开奖 西北轴承厂是国企的吗 江苏福彩15选5走势 山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安卓手机如何下载哈灵麻将 黑龙江11选5最大遗漏 股票分析报告范文2018 3d开奖号视频直播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