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大道朝天 >

第856章 觀光客的自覺

    我也去看看。

    應該去看看。

    這樣的句子在他們的對話里出現過很多次。

    那天在857行星的那座城市里,沈云埋說宇宙浩瀚無法橫渡,離開本星系群去尋找新的生命或者家園是死路一條,井九說還是得去看看。后來井九說朝天大陸去了便再難回來,沈云埋也是這種態度。

    這說明“去看看”這個動作本身,對他們這種已經站在人類巔峰、甚至有些非人的生命來說確實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尤其是在精神層面。

    井九現在的身份是首席顧問,對這場戰爭、至少是黃玉三號行星的這場局部小戰爭完全可以顧而不問,但基于某種原因,他想去看看,至少先看看再說。看著沈云埋略帶嘲諷的眼神,他說道:“我比你強。”

    這個理由真的是相當充分。

    兩道劍光離開監控臺,穿過六星基地的防護屏障,破開大氣層,向著遠方而去。

    看著這幕畫面,監控塔下方的基地主任微微皺眉,其余的那些軍官的神情有些復雜。

    與在857基地不同,沒有人試著阻止井九與沈云埋離開,不是因為這顆星球更加安全,而是因為一些比較復雜的原因。

    “沈司令不用提,那位顧問聽說也是位承夜境強者,完成任務應該不難,只是我們在這里打了三年,好不容易控制住了局面,找到了位置,做好了整理與清除,修好了通道,連裝置都運了過去,結果…這些大人物就跑來了!”

    那名上校走了過來,看著基地主任憤怒說道:“我無所謂,死去的那些兄弟怎么辦?那是他們的軍功?”

    他們是星鏈第七艦隊的行星登陸部隊,在這顆星球血戰三年,眼看要獲得最后的勝利卻遇著來搶功的大人物,自然很是不服。基地主任聽著下屬的抗議,臉色越來越難看,卻依然沉默不語。

    沈云埋是星核艦隊的司令,按道理來說管不著星鏈艦隊,但誰不知道他的身份?

    那位新的顧問先生……更是擁有整個軍方的最高權限,誰有資格說他一句?

    ……

    ……

    兩道明亮的劍光照亮了有些晦暗的天空,速度快的難以想象,震驚了行星以及艦隊里的很多人。

    什么樣的事物能夠在大氣層里飛這么快,而且還沒有燃燒起來?

    正在清理戰場的數千臺機甲在原野上抬起頭來,舉起右臂敬禮致意。

    大氣層里的小型戰艦以及機甲紛紛避讓,讓開一條通道。

    黃褐色的原野在下方不停后退。

    沒用多長時間,井九與沈云埋便來到了一片森林外,越過森林最上方的梢頭,可以看到前方數百公里外是一座大型城市。

    那座城市便是黃玉三號行星以前的行政首都,淪陷后便成了死城,直至今天也沒有被收復。

    當然與藏在地底的那些礦石相比,這些城市完全沒有收復的必要。

    那片森林的顏色有些深,綠的像黑色一般,看著有些不舒服。

    有風從遠方的雪山處呼嘯而至,森林搖擺不停,仿佛活了過來。

    事實上,它們就是活的。那些深色的樹枝可以理解為觸手,會給行走在其間的正常生命帶去無情的束縛與死亡,就像當初前進二號基地,曹園曾經看到過的畫面。

    兩道劍光飛進了森林,瞬間斬落——更準確地說是撞斷了數千道樹枝,然后落在了地面上,顯出二個身影。

    他們腳下的落葉散發奇怪的味道,不是腐爛,而是某種冰冷又生膩的味道,就像是很長時間沒有清潔過的冰柜。

    再如何細微的控制,總是會帶動一些風,帶來一些極小的震動。

    無數孢子從落葉里生起,像煙塵一般很快籠罩住了二人的身體。

    如果不是需要停止,他們肯定會直接穿過這片森林。

    這些煙塵般的孢子很麻煩,那些混在里面、肉眼看不到的血拇問題更大。換作別的軍方強者,哪怕是飛升者也會覺得有些棘手,好在井九和沈云埋不是普通的強者,與那些飛升者也不一樣。

    嗡的一聲輕響,煙塵破空而去,擊打在樹干之上,那些正破空而來的觸手般的樹枝瞬間變成碎片,那些煙塵里的孢子也失去了所有的活力。

    沈云埋收回右手,用意念關閉手指上的能量場發生器,對井九說道:“血拇也都死了,不用擔心。”

    井九說道:“不用。”

    這怎么都不能理解為他聽了沈云埋的話就不再擔心血拇,明顯是在說他不需要沈云埋擔心。

    換成吵架時的語氣則會更加準確,那就是——你擔心你自己就好。

    沈云埋發現與他聊天也不見得是件愉快的事,不再理他,向森林里走了幾步。

    星鏈艦隊的行星登陸部隊以為自己做了足夠多的預備工作,卻不知道清理這種工作永遠是做不完的。

    森林里除了那些迎風擺動的灰木、無聲無息的血拇、藏在落葉底的孢子,還有很多的怪物。

    接下來短短幾步的距離里,至少有三百多個怪物向二人發起了襲擊,在最瘋狂的那瞬間,竟有了些遮天蔽日的感覺。

    沈云埋面無表情站在落葉里,雙臂平伸。

    數十個微型激光發生器離開他的身體,來到森林空中,射出明亮而纖細、威力卻極大的光束。

    如果是普通的激光槍,在普通的士兵手里,絕對無法對付這些如獸潮般的攻擊,更不要說在極短的時間里把對方全部消滅掉。但在沈云埋的控制下,這些激光發生器不是純粹的物理槍械,而是數十道飛劍。

    這是一座由激光組成的承天劍陣。

    數十道光束就像速度超出想象范疇的飛劍,在森林里縱橫交錯,切碎無數灰木的肢骸,把那些暗物之海怪物形成的獸潮直接斬成了碎末。

    井九站在他身后什么都沒有做,就像一個監考的老師。

    只不過他背著黑色雙肩包,雙手一直抓著背帶,看著更像一個游客。

    以激光為飛劍,結劍陣殺天地,沈云埋的手段給了他一些觸動與啟發,但他更多關注的還是那些暗物之海的怪物。

    在那些東西變成碎片之前,他清楚地看到了它們的形象,掌握了一些性質。這些暗物之海的怪物與朝天大陸雪國里的那些妖獸確實有些相似,大部分像各階雪甲蟲,有的像是那種巨蠶般的雪蟲,只不過無論力量還是速度都更勝一籌,尤其是這些怪物比雪國妖獸更加漠視自己的生死,似乎受到某個統一意志的控制,沒有求生的本能。

    數步距離自然只需要走幾步便到,沈云埋揮動衣袖,拂走地面的落葉與那些殘存的孢子,看著地面上的陣紋,取出相應的法寶準備開陣。開陣是一個很無趣、需要時間的過程,他一面做著事情,一面對井九解說道:“普通怪物活著的時候很少能夠釋放孢子,母巢是特別的。這些普通怪物死后形成的孢子,生存時間也比較短,不需要太過在意。”

    說完這句話,他想到井九剛才說的不用兩個字,說道:“當我沒說。”

    井九確實沒怎么聽他的講述,視線穿過那些孢子煙霧與樹木的觸手,落在很遠的地方,說道:“有人……代序來了。”

    無數孢子以及看不到的血拇,也重新聚攏過來,就像是龍卷風一般。

    很多人類不害怕蚊子的叮咬,但肯定很不喜歡。

    沈云埋就不喜歡,而且也不愿意與那些人類變成的怪物朝面,手掌一翻便對準了地面。轟的一聲巨響,森林里生出一團火團。無比明亮,翻涌有如巖漿,向著四面八方散去,瞬間讓天地間的溫度升到了幾千度。

    地面的那座陣法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那些孢子與血拇形成的煙塵則是瞬間被凈化,緊接著森林里響起無數聲悶響,不知道有多少怪物被燒死。

    這是一顆由晶石制成的高熱爆燃彈,聽上去似乎很普通,實則擁有難以想象的威力。那些明亮至極的火焰消失后,森林里已經空出一個數公里方圓的空地,除了沈云埋與井九兩個人,再也沒有任何事物存在,更不要說是生命。

    井九看著沈云埋右手上殘留著的淡藍色火苗,提醒道:“焦了。”

    沈云埋不在意說道:“我換皮膚不用錢。”

    地面的陣法還在開啟的過程當中,陣紋里閃耀著晶瑩的光芒。

    幾公里外的森林里再次響起摩擦的聲音,隱約可以看到很多人形怪物正在高速沖過來。

    代入感真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明明知道是怪物,但因為看著像人類,于是如潮水般沖過來的時候,總是更容易感到害怕。好在他們不算人類,不會像別的那些人類戰士一樣感到恐懼,甚至可能下不了手。

    沈云埋等陣法開啟有些不耐煩,取出一根粗煙草,就著右手上很難熄滅的火苗點燃,說道:“這時候很多人在看,你是人類未來的領袖,抓緊表現一下。”

    井九心想自己又不是演戲法的,說道:“不要。”

    他的回答還是那樣的簡潔以及毫無新意。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体彩宁夏11选五走势图 星悦.云南麻将 股票配资有哪些正规平台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选5开 哈灵麻将官网 福州麻将教学视频 新上海麻将 苹果怎么安装不了微乐 熊猫四川麻将*神器 山水云南麻将安卓版 福建麻将规则 成都麻将技巧必胜绝 杭州麻将技巧图解 吉林快三吉林快三和值走 北京三快在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