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北境之王 >

第511章 戲班和戲園子

    送走了荀彧和沮授,韓湛起身來到后院。

    正在指導眾女子排練的八姑,看到韓湛走進后院,連忙讓眾人停止唱戲,只身上前相迎:“妾身參見安陽侯!”

    “免禮!”韓湛沖八姑擺擺手,示意對方不必如此多禮,隨后問道:“八姑,本侯想問問你,如果給你五天的時間,你能排演幾部戲?”

    八姑在心里盤算一番后,伸出一根手指說道:“回侯爺的話,妾身覺得最多只能排演一部新戲。若是再多,恐怕姑娘們的水平就會大打折扣。”

    韓湛原本打算利用這五天,除了讓樂坊女子們排練《牛郎織女》和《追魚》兩部戲外,自己也想辦法再寫兩到三部新戲出來。有了六七部戲打底,她們進宮唱戲后,也可以讓漢獻帝翻來覆去地多聽幾天,若是只有兩部,恐怕聽不了兩天就會膩味的。

    “不行,一部太少了。”韓湛覺得就算五天無法排練出五部新戲,那么至少如今劇本已經完成的《牛郎織女》和《追魚》,是應該排練出來的。便搖著頭說:“八姑,本侯給你五天的時間,至少要排演兩部新戲。若是能完成,本侯重重有賞。”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韓湛說事成之后會有重賞,這一點令八姑很是心動。她在心里重新盤算一番后,終于點了點頭,硬著頭皮說道:“既然侯爺這么說,妾身就算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要在五天之內,排練兩部新戲出來。”

    “還有,”就在八姑起身準備離開時,韓湛又叫住了她,說道:“我覺得老是叫樂坊、樂坊的,似有不妥,應該改個合適的名字。”

    其實別說韓湛覺得用樂坊的名義不好,就連八姑心里也是這么認為的。但由于這些女子基本都來自樂坊,自己根本沒有改名的權利。此刻聽到韓湛提起此事,八姑連忙問道:“不知主公打算改成什么名字?”

    “從今天開始,不再用樂坊之名,就改稱為戲班。”韓湛望著八姑說道:“依本侯之見,不妨就叫八姑戲班吧。”

    “妾身不敢。”聽到韓湛這么說,八姑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連聲說道:“這些姑娘基本都是來自樂坊,妾身何德何能,敢用妾身的名字,來為戲班命名。”

    “本侯說可以,自然就可以。”見八姑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韓湛把手一擺,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此事就這么定了,誰若是敢為難你,你只管告訴本侯,本侯定當為你做主。”

    聽到韓湛這么說,八姑的心里頓時踏實了許多,她連忙向韓湛磕頭致謝:“妾身謝過主公的恩典。”

    “叔至,”韓湛想到黃梅戲不光要唱給漢獻帝和文武百官聽,還要讓普通的老百姓也能聽。而讓百姓聽戲,就必須有個現成的場地,便把陳到叫過來,吩咐他說:“本侯給你五百虎衛軍,給你十天的時間,在州牧府附近的空地上,搭建一座戲園子。”

    “戲園子?”陳到聽韓湛這么說,不禁一愣,隨后反問道:“敢問主公,這戲園子乃是何物,末將也是第一次聽說。”

    “戲園子,顧名思義就是聽戲的地方。”韓湛想到在如今的年代,肯定沒有什么戲院,便扯過一張白紙,用毛筆在上面畫草圖,向陳到講解如何搭建戲園子:“整個戲園子應該是回字形的,戲臺搭在正北面方向,另外三面是看戲的位置,分為上下兩層……”

    韓湛對建筑是不折不扣的門外漢,好在他親眼見過古代遺留下來的戲園子,只需要把自己所記得的建筑結構畫出來,并講解清楚,讓陳到明白怎么修就可以了。

    陳到等韓湛講完之后,謹慎地說:“主公,末將有個不情之請。”

    “說。”

    “不知可否請沮監軍一起協助施工。”陳到對韓湛說道:“如今城內的宮殿,就是沮監軍親自監工的,若是有他的相助,想必定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對于陳到的這個提議,韓湛倒是不反對。不過他轉念一想,自己剛剛讓沮授去打聽紅薯一事,對方前腳剛離開,自己跟著又命他去協助監督建造戲園子,恐怕對方心里會不舒服的。

    想到這里,他對陳到說:“叔至,你先把人手調派好,至于是否讓沮監軍參與此事,本侯還要再考慮考慮。”

    “末將遵命!”陳到恭恭敬敬地對韓湛說:“末將這就去安排人手。”

    “八姑,”等陳到離開后,韓湛對八姑說道:“如果沒有什么事情的話,就召集戲班的姑娘們準備排練新戲了。再過幾天,她們就要進宮為陛下唱戲了。”

    “什么,我們過幾天就要進攻為陛下唱戲?”八姑一聽韓湛這么說,頓時被嚇得兩腿發軟,如果不是羅布及時上前扶住她,估計就直接跌坐在地上了。她的嘴唇劇烈地哆嗦著,神情緊張地問韓湛:“主公,你真的打算讓這幫姑娘們,進宮為陛下唱戲不成?”

    “沒錯,我之所以讓你們趕著排兩部新戲出來,就是為了進宮獻藝。”韓湛對八姑說道:“對了,有空時請人來教教這些姑娘們宮廷禮數,千萬不要丟了州牧府的面子。”

    得知自己即將帶著這幫戲班的姑娘們,進宮為當今天子唱戲,八姑真是喜出望外,連忙沒口子地回答說:“請主公放心,妾身就算拼了這條命,也一定會在五天內,把兩部新戲排演出來。至于宮廷禮儀之事,請主公不必要擔心,她們基本都是來自樂坊,對這些禮儀知之甚詳。”

    該交代的事情已經交代,韓湛打了一個哈欠,就邁步朝自己的房間走。今天為了送陳宮,起的有點太早,他打算回去睡個回籠覺。可是沒走兩步,他忽然想起,自己曾經讓手下的文武官員送歌姬過來學黃梅戲,也不知她們過來沒有。便停下腳步問:“八姑,不知冀州的諸位官員,可曾派歌姬前來府中學唱黃梅戲?”

    “有的有的,”八姑連忙點著頭說:“郭軍師家里的兩個歌姬,辰時就過來了,如今正在廂房里跟著香兒學唱戲呢。”

    韓湛側耳聽了聽,附近的廂房里的確有人在唱曲,應該是郭嘉的歌姬正在跟著香兒學習。他點了點頭,對八姑說:“八姑,等其他大人家的歌姬也到了以后,你從中挑一挑,看有沒有出類拔萃的,把她們暫時編入你的戲班,跟著去宮中向陛下獻藝。”

    “妾身明白。”八姑恭恭敬敬地回答說:“妾身會特別留意的。”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无网四川麻将单机版 贵阳川麻将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怎么看新手必看 同花配资 辉夜真人版电影百度云 四场进球彩投注技巧 日本股票指数走势图 随便玩长沙麻将app 3d开奖结果和值走 p2p理财平台网贷 海南有番麻将技巧 快3开奖上海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新希望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