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幽谷仙蹤 >

第一百三十章 地底之城

    耳邊的樂聲清脆悠揚,箜篌之音桑虞只在南海聽過一次,往年和敖鈺把酒言歡,他總會喚幾個樂師在一旁助興,倒也添幾分雅致。她緩緩睜眼,坐起身,看著自己身處的地方,些些茫然,不經意間瞥見角落那彈箜篌的女子,便問道:“你是何人?這是何地?”

    那女子恍若未聞,亦視她不見。

    桑虞身處的地方讓她想到了嗜鬯的山洞石室,一床,一桌,二椅,唯獨多了那個神秘的女子。

    她便起身朝女子走過去,適才發現這里根本沒有什么女子,也沒有箜篌,她看到的只是影像。然而琴音不斷,不知從何而來。似乎是不小心觸及了感知結界,那彈琴的女子忽化作一只靈蝶,朝外飛去。

    桑虞緊跟其后,七彎八轉。這確實是一個山洞,過道一人寬,前方有明燈。靈蝶不知何時已不見蹤影,卻把桑虞帶到了一個無法言喻的廣闊世界。

    看不到頭的石林,或粗或細,或高聳不見,或如冒尖春筍,有分支于其上,皆被各型各色的發著光的喚不出名字的植被攀附住。一條長河蜿蜒而過,亦不見盡頭,河水冷而刺骨。

    桑虞擦干手,抬頭看了看漆黑一片的上空,不見星月不見云,四周無風無蟲鳴,整個世界安靜得連自己的呼吸都一清二楚。

    “姐姐也是偷跑過來玩的?”

    身后突然響起聲音,讓桑虞猛的轉身,心中訝異為何有人靠近她竟感知不到。面前是一位翩翩少年,許是這些植被的幽光,把這少年的面色印得格外慘白,不過總算是看到個活人了。

    “這里是什么地方?”桑虞邊問邊打量著少年。

    少年眨巴眨巴眼睛,噗哧一笑:“姐姐同我說笑呢?禪位大典就要開始了,我們還是快點過去吧。“說完轉身化做一只小白蝶,見桑虞紋絲不動,他又催促道:“姐姐不走嗎?”

    似乎別無選擇,跟著這個少年走總比瞎轉悠省事,桑虞隨即化成一只小黃蝶,飛在少年旁邊,跟著他飛過河,一白一黃消失在了一簾藤蔓后面。

    眼前的繁景不輸落孤城百商齊聚,高樓矮厝,小巷寬路,商販食攤置于繁花石林間,人聲鼎沸,車水馬龍。這里雖無樹,卻多藤蔓,附滿大大小小的石柱,還有建于粗大石枝上的精致樓閣,讓桑虞想到自己在幽谷的樹屋,相比之下甚是寒磣。

    雖然還不敢確定,但就這少年所化來看,難道這里就是鐘離阜所說的附著而生之地,那她的祖族之人……

    見少年自顧朝前走,桑虞一把拉住少年的手臂問到:“這里是地底?”

    少年又眨巴眨巴眼睛:“什么是地底?”

    “地層之下。”

    少年抬頭看了看上空,有些懷疑:“難道那上面還有其他地方?”

    桑虞被問得一時不知如何接話。又一婦人匆匆行了過來,二話不說給了少年一記暴栗,斥責道:“你又跑到河那邊去了?要是被你爹知道,非剪了你翅膀不可。”看到少年身側的桑虞后又問:“姑娘是……”

    少年搶話道:“你總說河那邊的山洞里有吃人的妖怪,這位姐姐從山洞里出來的時候好得很,哪有什么妖怪!”

    婦人一聽瞬間變了臉色,她上下打量著桑虞,訥訥問道:“姑娘不是外族人……那……是從上面而來?”

    桑虞點點頭。

    婦人的臉色捉摸不透,嘴里似嘀咕了句什么,聽不清,然后拉住少年要走,留一句:“姑娘還是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吧。”

    少年被母親緊緊拉著走,不忘回頭對桑虞喊:“姐姐,我叫小羽毛,你真好看!”

    既來之則安之,桑虞打算先尋個住所。這里的商人食客,衣著簡樸,若非每個人周身散發靈氣,還真有置身凡間街市的錯覺。

    她不是孤身一人,她的祖輩族人都沒有死,只是隱居在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這樣的想法讓桑虞內心五味雜陳,就好比你從出生就離開親生父母,而后與養父母建立感情,如今再回到親生父母身邊,有幸福快樂的感覺嗎?

    答案是沒有的,有的只是舉足無措和茫然不解。

    她的父母是誰?是否健在?

    如若健在為何不尋她?

    又是誰傳音入耳以花為門引她回來?

    ……

    繁鬧的街上突然停下一隊青衣男女,不似嫁娶,倒有種高官出巡的架勢,只是隊中被十人所抬的步輦上紗幔內空無一人。

    此番怪異讓桑虞不覺多看了幾眼,不想就這多看的幾眼,竟眼巴巴見那一隊人擯去行人直直朝她而來。

    桑虞正尋思著靠左還是右站繼續瞧熱鬧,不料隊伍卻突然停下了,那領頭的一位中年男子走到桑虞面前,鞠了一禮后道:“姑娘心中定有疑,不妨隨我等去一個人。”說完伸手一請,示意桑虞上輦。

    難道這空輦長隊是為她而來?難道打從她入了這里,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被人監視?眼下他們人多勢眾,斷不好拒絕,桑虞便不猶豫地直接上了輦,只是需要動用十個人來抬,未免陣勢太張揚,也不知這男子口中之人是何許人也。

    步輦穿過鬧街,漸入雅靜,終是停在了一方菱形高臺之下,那高臺被各種奇珍異花簇擁著懸浮在三尺上空,臺下圍滿了人。

    桑虞坐在輦中,突覺異動,竟是那抬她的十人一同凌空而起,將輦抬上了高臺,而后紛紛退后,匍匐跪地。

    高臺正中立著一尊人形石像,跪坐之姿,雙手撫膝,桑虞瞧不出所以然。剛那位中年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步輦一側,彎下身子道:“姑娘請隨我來。”

    人群中,小羽毛一看桑虞在上面,拉了拉身旁的娘親激動道:“娘你看,是那個好看的姐姐!她怎么在上面?她是誰啊?”

    此話引不少人看過來。

    其中一大娘用手肘抵了抵羽毛他娘,問:“你兒子見過她?”

    羽毛娘和身旁的三姑六婆交頭接耳了幾句,也不知說的什么,隨后聽著一聲嘆息。

    有人道一句:“真有此人啊,我還以為傳聞是假的。”

    小羽毛撓撓頭:“話說禪位什么時候開始?我們都在這站了一個時辰了!”

    羽毛娘看著高臺上語重心長道:“已經開始了。”

    小羽毛突然興奮起來:“那族長在哪里?”他從未見過這個被全族人尊敬卻又從來不出現的族長,腦中幻想的高大輪廓都是從爹娘口中的形容而來,可是當他童言無忌地拍胸脯說要做族長之時,爹娘的臉色瞬間變了,并且非常嚴厲的斥責與告誡他此話絕對不能說予外人聽。

    桑虞走下輦,被中年男子領至石像正前方,她滿心疑問地先是看了看高臺下交頭接耳的人群,又回過頭看著中年男子,忍不住問:“這是何意?”

    卻見中年男子迅速退到了幾米之外,隨即桑虞所站立之地浮出一方法陣,就這么把她和石像困在了里面。

    桑虞倒是不驚,只是淡然看著中年男子。

    只見中年男子直直跪了下來,而后高臺上的人,高臺下的人全部隨之跪地。

    小羽毛被娘一把拉跪下,不解:”這又是做什么?“”九思長老都跪了,咱還站著像話嗎,讓你跪就跪!“

    “祖族蒙難之時,姑娘被天蠶蛾族所救,后凍于冰層之下數萬載,如今十余萬年已過,經歷過那場大難之人各因劫難相繼歸于虛空,姑娘是我族輩分最高之人,您既然回來了,必要擔起大任庇佑我千翼蝶族。”中年男子此番話說得鏗鏘,又指著石像道:“此法陣是以您體內的靈力所形成,您面前的石像便會漸漸變成您的模樣,到時候您會與石像合二為一,前任族長便可魂歸而去。”

    桑虞聽懂了:“你們要殺了我?”

    男子又是一拜:“姑娘離族之時尚為蛹身,定對自身不了解。我族分為三支,萬形體,藥毒體,五靈體,而五靈體又同時擁有其他兩支的所有特征,五靈體在本族歷代只有一人傳承,凡本元為五靈體之人便是下任族長。前任族長為了等您的到來,已經困在石像里數萬載。”

    “既是讓我庇護,為何困我在這石像之中?”

    “石像將會成為您的本體,您的所有意志和力量會融于周圍的法陣,然后遍布族域的每一個角落。”

    “若我不愿呢?”

    “姑娘既已入了法陣,便無路可出。”

    桑虞突覺痛心,這就是她的族人迎接她的方式嗎?

    地底分不清白晝黑夜,那無處不在的發光植被恍如夢境里的一般,不知鐘離阜見她消失了會有怎樣的反應,會不會尋到這里來?

    人群早已散去,桑虞坐在地上,想想又朝法陣連打出幾個術法,仍舊破不了。

    窸窸窣窣的聲音從身后傳來,桑虞回頭一看,訝異道:“怎么是你?”

    小羽毛提了一個餐籃子,一邊把食物拿出來一邊說:“姐姐快吃吧,吃飽才有力氣逃跑。”

    食物倒是能輕輕松松送入法陣,想來是個只進不出的所在。

    桑虞進食時想到白天那人的話,便問小羽毛道:“你知道何為萬形,藥毒,五靈嗎?”

    小羽毛點點頭,很是認真解釋道:“我聽夫子說我族繁衍會出現三種不同體態,簡單來說就像凡人生男生女無法控制,聽說凡人是最弱小的族群,生活在很遙遠的世界。”話匣子打開就停不下來,小羽毛繼續說著:“萬形體可隨意支配本體形態,翼可化劍傷人亦可化花贈人,可化火燎原亦可化雨止旱。藥毒體雖無化形能力,卻體魄強健,功法超群,本體百毒不侵,還可將翼上靈力化作毒霧瞬間至人于死地。而五靈體,我從未見過,但是聽夫子說他們擁有五行本元,一行便是一個生命體,而每一個生命體又可分化無數生命體,只要其中一元不散便可無盡重生,因其可分化多種命體,所以五靈體也同時擁有萬形體和五毒體的所有特征,更重要的是,只要身為五靈體的族長不死,那分化生命之力便能賦予在其他族人身上。”

    桑虞琢磨著這一連串的話,分化元神無異于自毀修為,難怪她一直琢磨不透,當初在泠河邊本元破碎被南華搜集而去,后在竹山修復,她只當是本元毀得不夠徹底才得了一線生機,原來是這么個情況。看小羽毛也不像是心懷不軌之人,反正眼下也是困死在此,倒不如大膽嘗試。便站了起來,運功將體內本元張口吐出,那幽幽泛著混合熒光的本元讓小羽毛忍不住驚道:“真的和其他人的不一樣!”

    桑虞一咬牙心一橫,朝自己的本元打出一術法,瞬間將其震碎。

    正常此舉會讓她倒地而亡,形體幻滅,然在這法陣內卻無任何影響,桑虞訝異之余,見那碎成星點的本元自動重組,一行一色相融,在兩人面前形成了五個色澤不一的圓珠。

    小羽毛看得驚訝不已:“夫子說的都是真的!太神奇了!”

    桑虞不禁感慨:“元神眾多,靈體自化,原來我不是不善斗法,而是不懂如何與別人斗法。“

    法陣在此時卻突然消失了,兩人正莫名,聽桑虞身后石像開了口:“你既已通,就無需留在此處了。”

    小羽毛嗖一下跪地:“族……族長?……”

    桑虞將本元收回體內,看著石像道:“你既然是五靈體,為何只剩一縷散魂?”

    “萬物皆有盡時,劫若不過便是消亡,你屬千翼蝶族,卻不屬這里,我之所以喚你來,只是想著該給你一個真想,一個交代。”

    話音一落,最開始在山洞中看到的靈蝶憑空而現。

    又聽石像道:“跟它走,它會帶你出去。”

    桑虞卻遲疑了。

    石像了然:”你心中尚有牽絆,這里并未是你的歸屬,但是一個永遠歡迎你回來的地方,即便此后千翼蝶族再無五靈體庇護,他們在這地底不通外,無征戰,憑靠自身修為亦能壽歲漫長。“

    聽此話后,桑虞跪地拜了三拜:”我……“”去吧孩子,不用多說。“

    跪在地上的小羽毛只覺得安靜了許久,待他抬起頭,姐姐不見了,石像亦不見了,他仰天大喊:”不得了了!“

    尖銳的聲音撞擊著石林,回蕩在遼闊無邊的地底之域。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股票开户 吉林11选5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开奖 4场进球开奖结果奖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 2019年高端制造业龙头股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手机麻将技巧 广东十一选五最大遗 股票涨跌怎么形成 信弘配资 快乐10分开奖 广东36选7好彩1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紫幻河南麻将app 重庆快乐10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