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御史不好當 >

第一百七十九章:口嫌體正直

    不等秦天華的話說完,攝政王就焦急的從書桌后站起身,“怎么回事?小侯爺身體不適?可是早上吹了冷風冷雪?現在如何?立即把周院正叫來問問!”

    秦天華:……

    他可以說殿下口嫌體正直嗎?

    “殿下你先別急,不是小侯爺生病,是永興侯府的老侯爺。”

    攝政王:……

    “屬下已經派人去打聽過了,老侯爺病危,恐怕堅持不了多少時間,能救老侯爺命的藥引只有咱們王府有。”說完,秦天華偷偷抬頭覦了主子一眼,主子面無表情,除了剛剛以為沈筠棠生病請御醫流露出擔心外,其余時候很少能在他臉上看到別的情緒。

    老侯爺病重,攝政王狹長的鳳眸微微瞇了起來。

    以那小家伙的性格,絕對不會無情到不管老侯爺的死活,只要想救老侯爺,那沈筠棠必須要到瑞王府來找他。

    攝政王在心中冷笑了一聲,眼神里智珠在握,那小兒不是躲著他嗎,寧愿跟著穆修己離開皇宮,都不愿意在他面前服個軟,給他個臺階下。

    現在老侯爺病重,需要雪山嵐花做藥引,只有他這里有,當真是風水輪流轉。本來他是想將這藥引白送給沈筠棠的,可她不給他這個機會,如今再到他這里來求他,可就白拿不到,而要付出等價的條件來交換了。

    “本王知道了,下去吧,時刻注意永興侯府的消息。”攝政王聽到秦天華帶來的這個消息后,突然變得胸有成竹起來。

    他只要等在王府中,守株待兔就好。

    這般想著,攝政王狂亂了大半日的心終于平靜下來,重新坐回書桌后,那些高高摞起的奏章一本本批閱的效率很快,站在不遠處的魏公公都感覺到平日里那個睿智在胸的攝政王又回來了。

    沈筠棠實在是不想面對攝政王,可祖父的病等不得。

    她身子這次受的寒涼太深,睡了一晚上后,第二天起來渾身酸軟,根本就起不了床,加上她初潮來的不久,因為之前身體用藥的緣故,到現在都不準時,這次因為受寒還提前了,小腹更加的疼痛。

    這個樣子,沈筠棠根本就無法出府。

    幸好詠春醫術很是不錯,給沈筠棠用了一套針法,又給她調配了藥物,這才稍微給她拉回來了些。

    第三日,沈筠棠起床后好多了,一大早就派人給瑞王府遞了拜帖。

    她今日穿了一件純白繡祥云瑞獸的蟒袍,帶有金白邊兒的鹿皮靴,白玉冠,從屏風后一出來,一直在外面忙活的白梅就看直了眼兒。

    她驚艷道:“侯爺,您這一身袍子也太好看了吧!”

    詠春在一旁給主子撐了撐衣角時跟著點頭,“前兩天錦繡行齊掌柜送來的,我去收的侯爺的衣裳,當時就覺得這套白的侯爺穿著定然好看,今日一試,果然!”

    沈筠棠身形偏瘦,個頭也比一般女子高一些,她骨架細瘦,天生的衣服架子,什么衣裳穿在她身上都好看,更不用說錦繡行專門量的尺寸,找的最好的繡娘做的成品衣裳了。

    其實詠春和白梅都在心中可惜,男子衣裳雖然好看,但遠不如女子的花樣多,穿來穿去,無非就是那幾種,長袍、蟒袍、大氅、直綴,可女子光是裙子就有那么多種做法。

    以侯爺這身段,穿起女子衣裳來還不知道多好看呢!

    沈筠棠身上還難受著呢,還沒心情看衣裳如何,只隨意從銅鏡中看了一眼,覺得可以就行。

    “行了,你們也別為了逗我開心奉承了,給我拿件披風來,我要出門了。”

    詠春捂著嘴笑了笑,“侯爺,是真的,奴婢姐妹如何會騙您。”說著就去給沈筠棠進里間取披風了。

    詠春思來想去最后還是給沈筠棠取了那件白狐裘。

    一是這次錦繡行送衣裳來沒送披風,沈筠棠的新披風加定了可是還沒做好,衣櫥里剩下的幾件都是薄的,就這件白狐裘最保暖。

    二是這件白狐裘配她今日這身白色的袍子,像是一套,別提有多搭了。

    所以詠春私心拿了這件出來。

    沈筠棠看到詠春懷里抱著的白狐裘,下意識眉頭就皺了起來。

    詠春忙上前將白狐裘披在她身上,“侯爺,沒別的披風了,上次您那件舊的沒帶回來,新的錦繡行還沒做好,只剩下這件了。”

    沈筠棠默了默,終究沒脫下這件白狐裘。

    她一會兒要去瑞王府,就算是為了討好攝政王,她也應該披這件白狐裘,盡管她很不愿意,但也只能忍一時。

    詠春見侯爺沒動,任由她將白狐裘系好,過后也沒脫下來,松了口氣。

    沈筠棠受寒剛轉好了些,穿衣要帶暖,這件白狐裘這個時候再好不過。

    而且外頭這兩天一直大雪,今日雖然出了太陽,可常言道化雪比下雪還要冷,今日可是比前兩日還冷的,嘯風居也只有這件白狐裘最能御寒。

    沈筠棠收拾好自己,又拿了禮單,這才上了侯府馬車去往瑞王府。

    平日里永興侯府到瑞王府至少要半個時辰,可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在這樣滿街都是積雪的時候,他們去瑞王府居然用了半個時辰還不到,要知道如果去其他相同距離的地方,這路況,一個時辰都不止。

    沈筠棠正在馬車里閉目養神,思考著一會兒見到攝政王該怎么開口才能不尷尬不被損,外面長壽就已經稟告王府到了。

    沈筠棠被嚇了一跳,猛然睜開眼,奇怪的問,“怎么會這么快?”

    長壽也覺得費解,他道:“侯爺,您下馬車看看就知道了。”

    沈筠棠掀開車簾,被長壽扶著跳下馬車,而后她朝著左右看看,頓時滿頭黑線。

    這從永興侯府來的路上哪里還有一片雪花,積雪被鏟的干干凈凈,堆在路兩邊老高。

    長壽走到沈筠棠身邊,“侯爺,從咱們侯府出來,到王府,一路上都是這樣。”

    沈筠棠:……

    難道是攝政王半夜派人清道了不成!

    怪不得馬車走的快,大雪后路不好走,街道上行人少了,侯府到王府的路被清理了,一路來幾乎沒有車馬,行駛的速度能不變快嘛!

    呵!真不愧是王府,能力都大成了這般。

    沈筠棠諷刺一笑,攝政王這是等不及她來求他了吧!是不是早就想好了八百十種辦法來羞辱她!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长沙麻将胡牌图解 全民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怎样下载河南紫幻麻将 鑫东财配资 2019上证指数查询 上证指数2010年走势图 股票配资怎么做 5月27日短线股票推荐 权威配资 维海配资 金盈有道配资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安装到手机 四人麻将真正单机版的 下载四川麻将血战 长春麻将怎么玩 快乐十分最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