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不滅戰神 >

第3010章 囂張的蘇家家主!

    兩人的這番對話,秦飛揚也是很認同。

    每個人,都有故事。

    唯一的區別就在于,有些故事是歡樂的,有些故事是悲傷的。

    突然。

    秦飛揚看向女子,笑道:“姑娘,我有個不情之請。”

    “公子請說。”

    女子微微一笑。

    秦飛揚問道:“你這酒,能否賣我一些?”

    女子一愣,問道:“您需要多少?”

    秦飛揚笑道:“不多,也就百來壇。”

    “呃!”

    女子錯愕。

    云子陽也是一臉無語的看著秦飛揚。

    “怎么?”

    秦飛揚疑惑。

    “兄弟,酒這個東西,它越好就越難釀造。”

    “就如這神仙醉,雖然只算是極品佳釀,但釀造的過程也相當漫長,不然天悅樓也不會限時出售。”

    “你這一下就要百來壇,天悅樓就算有現成的,也沒辦法給你。”

    “因為他們還得對其他的客人出售。”

    云子陽道。

    “釀酒這么麻煩?”

    秦飛揚錯愕。

    “你這就是典型的小白,釀酒的工序繁瑣無比。”

    “要釀制一種極品佳釀,那無疑更麻煩。”

    云子陽搖頭。

    秦飛揚看向女子,淡笑道:“那行吧,當我說過。”

    “不不不。”

    “三位公子為我解圍,理應感激。”

    女子連忙擺手,隨即轉頭看向站在門口的伙計,道:“馬上去酒窖,取一百壇過來。”

    “是。”

    其中一個伙計點頭,立馬跑進酒樓后堂。

    “謝謝姑娘,是用神晶,還是用魂石付賬?”

    秦飛揚問。

    “不用,就當是我的謝禮。”

    女子微微一笑。

    “這行嗎?”

    秦飛揚錯愕。

    “怎么不行?難道公子嫌棄?”

    女子笑道。

    “沒有沒有。”

    秦飛揚擺手。

    云子陽狐疑的看著秦飛揚,問道:“秦兄弟,看你也不是愛好此道之人,怎么要買這么多?”

    “云兄有所不知,雖然我本人不太愛喝酒,但我身邊有一位同伴,他非常喜歡。”

    “這都是為他準備的。”

    秦飛揚笑道。

    “這樣啊!”

    “那你這位同伴還真是有福,碰到你這樣的朋友。”

    云子陽呵呵一笑。

    很快。

    那伙計便擰著一個乾坤袋走過來。

    “公子,請笑納。”

    女子接過乾坤袋,遞給秦飛揚。

    “謝謝。”

    秦飛揚稍稍查了下,便送去玄武界,暗道:“小金,給你的。”

    “什么東西?”

    五爪金龍狐疑的抓著乾坤袋。

    “看看不就知道?”

    秦飛揚一笑。

    五爪金龍聞言一看,頓時欣喜不已,立馬取出一嘆,咕嚕嚕的喝了起來。

    “不對呀!”

    但突然。

    他眉頭一皺。

    “怎么不對?”

    秦飛揚一愣。

    “這就跟天仙醉差不多而已,就沒有比天仙醉更好的嗎?”

    五爪金龍道。

    “你就知足吧!”

    “天風城不過就是一個小城而已,能找到這樣的佳釀,已經很不容易。”

    秦飛揚無語,居然還嫌棄。

    “行吧,我就將就下,有機會一定要給我弄點神釀。”

    五爪金龍嘿嘿笑道。

    “行。”

    秦飛揚無奈的應了聲,真是個酒鬼。

    ……

    “蘇少,快里面請!”

    突然。

    門口伙計的聲音響起。

    “蘇少?”

    秦飛揚和瘋子一愣,轉頭看去,便見一個紫衣青年,低著頭走進酒樓。

    不過,與之前在魔樓相遇時的意氣風發候完全不一樣。

    此時。

    他整個人顯得精神萎頓。

    蘇少抬頭看了眼大廳,目中落在秦飛揚和瘋子身上。

    “恩?”

    當看到蘇少的臉時,秦飛揚兩人頓時一愣,卻見蘇少整個臉,都是鼻青眼腫。

    “你咋回事?”

    秦飛揚狐疑。

    蘇少走到秦飛揚和瘋子身旁,低著頭道:“對不起,我實在找不到那么多魂石。”

    “魂石?”

    云子陽和女子都是狐疑的看著三人。

    “沒關系。”

    “我也沒打算找你要。”

    秦飛揚擺手。

    “我知道。”

    “剛剛我去過魔樓,樓主說過,你們只是單純的想給我一個教訓。”

    “所以我是特意來向你們道謝。”

    蘇少看著兩人道。

    “你怎么知道我們在這?”

    瘋子狐疑。

    “現在整個天風城的人都知道你們在這里殺了城主府的人,我知道有什么奇怪的。”

    蘇少悶悶不樂的說道。

    “傳得可真是快啊!”

    秦飛揚搖頭,笑道:“既然來了,那就坐下說吧,你這到底是怎么搞的?”

    “還不是因為我父親。”

    “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回去找他要魂石,結果他一句敗家子,直接就對我拳打腳踢。”

    “要不是我求饒,估計得被他活活打死。”

    “是!”

    “這件事是我的錯。”

    “但我畢竟是他的親生骨肉,有必要這樣對我?”

    “我那大哥,也就是我們蘇家的大少爺,以前闖的禍不比我少。”

    “可從來沒見父親對他責罰過,甚至連罵都沒罵過。”

    “我真懷疑,我是不是他親生的!”

    蘇少是越來越氣,最后整個人都差點跳了起來。

    “冷靜冷靜。”

    “你的情況,樓主已經對我說過。”

    “這種事,放在大家族里面,是很常見的。”

    “你現在要做的不是氣餒,更不是抱怨,而是努力向他們證明,你不比你大哥差。”

    秦飛揚淡淡一笑。

    “我知道,所以我才這么努力的煉丹,才想進入魔殿。”

    “可現在,我也不知道,憑我這點本事,到底能不能進入魔殿?”

    蘇少搖頭一嘆。

    “事在人為嘛!”

    秦飛揚笑了笑。

    “逆子,給我滾出來!”

    但就在這時。

    一道怒喝聲在外面響起。

    “完蛋了,他怎么來了?”

    蘇少臉色頓時一變。

    “誰呀?”

    秦飛揚疑惑。

    女子開口道:“蘇家家主,也就是他父親。”

    “他跑來做什么?找我們麻煩嗎?”

    瘋子皺眉。

    “顯然不是。”

    “他應該是得知蘇少前來找你們,怕因此而惹怒城主府,遷怒蘇家,所以才來找蘇少。”

    女子說道。

    “這么膽小怕事,還是一家之主,真是笑死人。”

    瘋子眼中滿是鄙夷。

    女子聽聞忍不住苦笑。

    試問天風城誰不怕城主府?

    別說天風城,其他的城池也有一樣。

    一座城池,除開魔殿的人,那就是城主府最大。

    “快滾出來,沒聽到?”

    蘇家家主那憤怒的聲音,又在外面響起。

    蘇少脖子一縮,看著秦飛揚兩人,躬身道:“再次謝謝你們。”

    說罷,便轉身慌張的跑了出去。

    外面街上,因為黑衣老人的死,已經圍著不少人。

    現在,因為蘇家家主的到來,又有更多的人跑來圍觀。

    就在人群前方,有一個中年男人,身穿一件黑衣長衣,整個人如一頭暴怒的雄獅。

    其身旁,還跟著幾個護衛。

    沒錯!

    黑衣中年便是蘇家家主!

    “父親……”

    蘇少走出酒樓,便低著頭,走到蘇家家主面前,臉上滿是惶恐。

    “逆子!”

    黑衣中年揚手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摔在蘇少臉上。

    啪!

    蘇少當場就飛了出去,狼狽的滾落在地。

    “你知不知道,他們殺了城主府的人,居然還跑來找他們,你這是想害死我們蘇家?”

    “真是個孽畜,看我不打死!”

    黑衣中年怒火中燒,上前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四周圍觀的人,雖然都是露出同情之色,但沒有一個人上前阻止,似乎也已經是見怪不怪。

    蘇少吼道:“父親,我只是來向他們道謝的。”

    “道謝?”

    “他們坑了你,你還來道謝?”

    “我看你不止是個廢物,還是一個沒有智商的傻子,白癡!”

    蘇家家主更為惱火。

    “他們不是這樣人的,也沒有再問我要魂石……”

    蘇少怒吼,竭斯底里。

    蘇家家主一愣,停下手里的動作,詫異道:“沒再問你要魂石?”

    “恩。”

    蘇少點頭。

    “連魂石都不要,這兩人是不是傻?”

    蘇家家主瞥了眼酒樓,思索少許,冷哼道:“就算這樣,你也不該來找他們,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逐出蘇家?”

    蘇少目光一顫。

    “虎毒還不食子呢,真沒見過有你這么對待親生兒子的父親。”

    “在我看來,他要真被你逐出蘇家,對他來說,倒也是一件幸事。”

    就在這時。

    秦飛揚和瘋子走出來,看著一身傷害的蘇少,隨即看向蘇家家主,淡淡道。

    本來這是蘇家的家務事,他不想管,但這人實在太過分。

    當街毆打,完全不給自己的兒子一點顏面。

    這以后,還讓蘇少怎么在天風城呆下去?

    恐怕見到人,都要自卑的低著頭。

    蘇家家主抬頭看向秦飛揚兩人,眉頭微微一挑,問道:“你們就是那兩個坑害這逆子的人?”

    “是。”

    秦飛揚點頭。

    “你們也真是有種啊,雖然這逆子不成器,但好歹也是我蘇家的人,居然敢去算計他。”

    蘇家家主眼中寒光閃爍。

    “你也知道他是你蘇家的人?”

    “你這樣當街打他,難道就不是在親手打你們蘇家的臉?”

    “再說,他似乎也沒有多大的錯吧!”

    秦飛揚淡淡道。

    蘇家家主喝道:“被你們坑了這么多魂石,還沒有多大的錯?”

    “但我們不是也沒要嗎?”

    秦飛揚皺眉。

    “你們也要敢要才行!”

    蘇家家主冷笑。

    “恩?”

    秦飛揚和瘋子相視。

    啥意思?

    難道這人以為,他們是因為懼怕蘇家,才不要魂石的?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上证指数3000点什么意思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a贵丰配资 201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帮帮策略 麻将杠了以后怎么摸排 3d开奖结果今天的 北京单场和竞彩哪个好 股票融资去哪里办理 中原河南麻将苹果手机下载 广西快三开奖号码 中国最好的配资公司 星悦麻将下载 江苏快三开奖走势图 今日股票推荐sina 打红中宝麻将的技巧 近10期3d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