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家明雖然憂心如焚,但卻并沒有慌亂,他對雷軍說道:“這里都是山路,用車送醫院恐怕耽誤時間,這里還有一架‘天鷹'武裝直升機,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會開飛機的?” 雷軍答道:“我們這些人每個人都會開,快帶我們去找飛機!” 一行人把林凡抬上汽車,在彭家明的指引下去尋找直升飛機。 來到停機坪之后,雷軍派人迅速檢查了一遍飛機,并把林凡抬上直升飛機。隨后兩名“軍刺”的軍官駕駛直升機,帶著雷軍、麗莎、彭家明、軍醫一共四個人,護送林凡向醫院方向飛去。 在半空中,軍醫負責照顧林凡,雷軍通過無線電向李部長報告情況。 麗莎的淚如泉涌,一直伏在林凡身邊不停的嗚咽。她從來也沒有想到過,像林凡如此強大的人,也會有一天看起來如此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李部長親自與T國政府有關部門聯系,給雷軍他們開辟空中綠色通道,并在首都最好的醫院準備進行治療。隨后,又派人到安全屋去把秦夢瑤接出來,讓她待命,隨時準備搶救林凡。 “林凡的身體真的很奇特,看樣子他體內像是有天然抗體在抵抗毒素,否則像如此厲害的蛇毒,幾秒鐘就能要人的命了!”軍醫嘆道。 麗莎說道:“我林哥哥,他從小……抓蛇蟲鼠蟻……賣錢,中了毒就吃他祖父留下的解毒秘方,后來身體漸漸出現了一種奇特的抗毒性!” 軍醫聞言驚訝的嘆道:“這真是一個醫學奇跡!” 雷軍問道:“那林凡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軍醫回答說道:“這我也說不好,還是要到醫院檢測一下才知道!” 徐振華剛剛執行任務歸來,李部長的秘書就通知他到去李部長的辦公室一趟。他匆匆來到李部長的辦公室,發現這位老首長的臉色有些陰沉。 “振華,有件事我必須要當面和你談談,希望你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李部長嘆可口氣,用一種低沉的聲音對徐振華說道。 徐振華心里頓時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他點頭說道:“首長,有什么事請說吧!” 李部長把有關豪姬的事情比較詳細的對徐振華說了一遍。徐振華聽完,驚訝的愣在當場半天反應不過來。 “首長,您說的都是真的?”徐振華難以置信的問道。 李部長拿出DNA檢驗報告,站起身來走到徐振華面前,遞給他說道:“這是最直接的證據,你看看就明白了!” 徐振華接過來看了看,臉色頓時變得煞白。幸好他是一名受過專業訓練的高級特工,心理素質自然比一般人要好的多,這才勉強抑制住自己的情緒。 “金三角那邊已經取得了全面勝利,經過我們臥底人員的努力,盤踞在金三角一帶,這些年一直成為我國各省市毒品源頭的兩個大毒梟,‘毒王'李希古和猜霸都被干掉了,他們的勢力也基本上被消滅。現在,我們已經到了全面收網的階段。肖月正在對程琳……不,應該說豪姬采取24小時監控措施,在對她進行抓捕之前,我必須親自找你談一談!”李部長對徐振華說道。 徐振華問道:“那真的程琳呢?她現在是活著,還是已經……被害了?” 李部長答道:“這一點我們現在還不清楚,必須要抓住豪姬,對她進行審訊之后才能知道。” 其實他們兩個人心里都明白,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會留下活口的可能性極小。徐振華想起這么長以來,他的枕邊睡得竟然是另一個陌生的敵人,而自己的妻子很可能就是被她所害,只覺得到一種骨髓都變得冰冷。 李部長拍了拍徐振華的肩膀,關切的說道:“振華,事情你都已經清楚了,你現在的心情我也完全能夠了解。接下來的行動我讓肖月負責,如果得到程琳的消息,無論結果如何,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徐振華說道:“首長,我請求去執行抓捕任務。我要親手把那個女人抓起來!” “你知道我們的紀律,這樣的情況你應該回避。再說,你現在的狀態可以執行任務嗎?”李部長有些擔憂的問道。 徐振華懇求說道:“首長,我沒有問題,請您給我一次機會!” 李部長沉默了片刻,最后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我答應你的要求!” 徐振華離開李部長的辦公室,立即用手機聯系肖月。情報處特工用的手機都是采取特殊加密和反竊聽措施的手機,因此不存在失泄密的隱患。 “肖月,你在哪兒呢?”手機接通之后,徐振華問道。 肖月回答說道:“我在外面執行任務,徐副處長你有什么事嗎?” “事情我都知道了,首長指示我和你一起去執行任務!”徐振華說道。 肖月回答說道:“我在龍都大學學校的門口監控!” 徐振華說道:“好,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到!” 掛斷電話之后,徐振華開著情報處的車,飛快的奔龍都大學趕去。一路上,心情如同被熱油滾過一樣火辣辣的疼痛。來到龍都大學學校門口,他在對面一輛別克商務車中找到肖月。 “情況怎么樣?準備什么時候動手!”徐振華上車問道。 肖月回答說道:“她還在上課,馬上就要下課了!學校這邊人太多,我們準備她回家再動手!” 徐振華沉默片刻,然后說道:“一會兒我去接她回家,回家之后我親自動手抓她!” “徐副處長,這件事還是讓我們來做吧!”肖月回答說道。 徐振華沉著臉說道:“怎么,你怕我抓不住她,還是怕我會私自放了她?” 肖月解釋說道:“徐副處長,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徐振華冷冷的說道:“既然不是這個意思,那就按照我說的做!” 肖月明白此時此刻徐振華的心情,她只好嘆了口氣,不再和徐振華爭辯。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到了放學的時間,卻遲遲沒有看到假扮程琳的豪姬出來。又過了一會兒,一個女外勤特工急匆匆的跑過來,對肖月報告說道:“肖科長,不好了,目標上了一趟廁所,然后人就沒出來!我們進去一看,這才發現人不見了!” 肖月怒道:“是不是你們被她發現了?” 女外勤特工諾諾的說道:“應該不會,我們一直都沒有靠近她!” “不會?那人呢?”肖月的脾氣一發作起來,對手下人批評十分嚴厲。 徐振華在一旁冷冷的說道:“現在還說這些有什么用?快去看看她開的車還在不在!” 女外勤特工說道:“我們已經看過了,那輛白色的大眾polo汽車也不在停車的位置了!” “馬上調附近路口的監控錄像,看看她開車去了哪!”肖月命令道。 車上的技術內勤開始工作,把附近的交通監控錄像調出來。輸入車牌號之后,計算機自動搜索比對,十幾秒之后,就找到了那輛白色的polo汽車。從行駛路線來看,車正在向郊外方向開去。 “她這是要逃走嗎?我們需要聯系交警,馬上對她進行攔截!”徐振華急忙說道。 肖月說道:“徐副處長,據李部長得到的情報說,這個豪姬的身手很高強,普通的交警恐怕不是她的對手!” “不用交警抓人,只要找個理由制造路障即可!”徐振華說道。 肖月點點頭,立刻聯系交通部門,讓他們對白色的polo行駛的路段進行封鎖。現在正值下班高峰,路上的車輛很多。交警部門立刻出動,給情報處的車打開綠色通道。 半個多小時之后,終于趕上了那輛白色的polo汽車。但徐振華過去打開車門一看,卻發現里面坐著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兒。這個名叫菲菲的女孩兒徐振華認識,她是程琳班上的學生。平時兩個人關系不錯,菲菲也去過徐振華家幾次,所以還算是熟悉。 “菲菲,你怎么在程老師的車上?”徐振華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問車上有些驚慌的女孩兒說道。 菲菲回答說道:“下午程老師本來要到郊外的研究所去拿一些資料,但是她突然說不舒服,因為我會開車,所以她把車鑰匙給了我,讓我自己去拿!叔叔,你這是怎么了?” 徐振華勉強笑了笑,說道:“哦,家里有點急事,我正在找你們程老師。你知道她去哪兒了嗎?” 菲菲回答說道:“不知道,下課之后,程老師說怕學校領導知道她讓學生開車到郊外辦事,讓我從后面出去,她自己說去廁所,然后我們就分開了!”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開車去辦事吧。我再回學校找找她!哎,她身體一直不好,不會突然暈倒在什么地方吧!”徐振華笑著對女孩說道。說完,他立刻返回到別克商務車上。 他把情況對肖月說了一遍。肖月皺眉說道:“我們上當了!她肯定是發現了什么,所以給我們來了一招調虎離山,自己卻趁機金蟬脫殼!這個女臥底,可真夠狡猾的!”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打码联盟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电 壹点顺配资 山西11选5中奖技巧 20选8快乐十分胆拖表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 5分pk10是什么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虚拟炒股平台 天九棋牌? 紫幻河南麻将下载苹果版 天津十一选五 qq麻将老版本下载 学炒股要多久 极速赛车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