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峰這時卻淡淡問了一句:“寶神王?” 胖子眼睛登時一亮,用手一指文峰:“嗯!” “哈,果然有眼光厲害的!” “一下就看出了我是誰!” 南宮紫馨等人所有人無不一愣:“寶神王?” “就他……?” 連南宮碧霄和南宮清都不由暗自一驚,相視一眼。 這個毫不起眼的神龜小胖子,會是八大神王尊寶神王府子弟? 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此時胖子終于找到了自信,揚起肥肥的脖子,一顫顫地,說道:“沒錯。” “在下便是寶神王世子,包金子!” “吔!” 南宮紫馨和南宮阿保等人盡皆露出嫌棄神情,說道:“這么俗氣的名字!” “還包金子?” “我看是肥包子吧!” “喂!” 包金子大聲說道:“你們少看不起人啊!” “我可是如假包換的寶神小王子。” “我長得雖然胖,那是因為我家有錢!” “我老爹也很胖的。” “且,不是跟你們吹牛呀,在王都之中,就沒人敢跟我家比有錢的!” “你們小小世家,還不趕緊過來投靠?” 文峰笑了,說道:“算了,我們趕緊走吧,別在這耽擱時間。” 包金子連忙騎著神龜過來,說道:“哎,這位兄弟!” “說實話,你眼光還是很贊的。” “可是你明明都已經看出我是寶神王子了,怎么還不投奔我?” 南宮阿保走過來,提了提包金子肥肥脖子,說道:“拜托,我峰哥就逗逗你玩,你還當真啊?” “就你這樣的,寶神小王子?” “你看人家八大神王,哪一家不是豪駕金纛,威風八面!” “這等排場一出,才能吸引各方豪杰加盟。” “你再瞧瞧你?” “哎呦喂,有沒有這么寒酸哎!” “老哥一個,往這一矗,還牽著個大王八!” “還你家有錢?” “你說你是寶神王子,誰信啊?” “你這樣的,還想要招攬幕客?” 南宮阿保本來挺胖,但提著包金子肥肥脖子,兩個胖子在一塊較勁,樣子無比滑稽。 文峰險些笑噴。 “你這混蛋!” “敢抓本王子的脖子!” “回頭我剁了你的爪子!” “本王子脖子只有美女還能摸,快點給我放手!” 包金子大怒說道:“你們全都有眼無珠!” “竟然看不出我的這個,才是真正豪駕!” “笨蛋,大蠢貨!” 原來這一位,的確便是王都八大神王尊之一,寶神王世子,包金子。 而寶神王在天穹王朝之中,正是掌控財政大權。 幾乎整個天穹王朝的錢,全在寶神王府之中掌管。 要知道八大神王尊擁有多么高的地位,幾乎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但是這位寶神王世子,卻性情隨和,行為滑稽,絲毫沒有神王世子的風范。 倒不是包金子不想擺出點架子出來,只是他天生這么一副肉嘟嘟樣子,誰見了也不會放在心上。 而且怎么裝,別人也不會害怕他。 這令得寶神小王子一直很苦惱。 丫的好歹我也是八大神王尊之一,怎么就沒人怕我呢? 這一次天穹大朝會,包金子做了充分的準備,務必要在大朝會上揚一揚自己寶神王世子之威。 不過輪到他出場,至少得是第三輪的至尊戰了。 前面兩輪,各大神王尊世子都紛紛招攬幕客,裝逼耍威風。 包金子一想這事不能拉下自己啊? 要知道天穹王都之中,連你們其他神王都算上,有誰敢跟自己家比有錢的? 只要自己將一丟丟錢亮出來,還不得讓所有人全都瘋狂,最后歸于自己帳下。 包金子暢想著所有一百零八郡,以及無數宗門子弟一齊歸于自己寶神王府麾下,其他神王手下寥寥無幾,門可羅雀的凄涼模樣。 想想就覺得激動。 但是想要達到這種效果,必須得拿出真正吸引人眼球的東西出來。 于是包金子軟磨硬泡,求了好幾個月。 這才終于在大朝會第四場將要開始之前,把自己老爹最牛逼的無敵神威寶駕給求了出來。 便是他下面的這個神武大天龜! 別的拿出來沒什么意思,靈凰神獸,天階法器等,那得等比武的時候才亮相。 在這之前,只有頂級豪駕,才能最吸引人眼球。 而千算萬算,讓包金子最終沒有想到的是。 整個天穹大擂場,竟然都沒有人認識神武天龜! 其實包金子一大早就占了個好位置,也沒用打自己家旗號,直接將站在神烏龜上,往外一亮。 可結果所有人陸陸續續地,全都奔其他王尊世子去了。 堂堂寶神王世子,就這么傻傻站了一早上,一個幕客沒招來,所有經過的,幾乎都把他當病人一樣。 這才是后來文峰等人看到他時,一臉生無可戀,小丫頭還以為他要尋短見。 其實包金子的確快不想活了。 有沒有這么打擊人的? 關鍵是一會第四場比武開始的時候,各大神王世子約定好各自派出幕客,爭奪第一輪出線權。 甚至大家開始押莊了,賭天階神器的。 包金子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幕客,他怎么和人家賭啊? 一會還不得被笑死! 此時文峰雖然看出這胖子坐下神龜不俗,料得他應該是寶神王世子。 但文峰可懶得去當什么幕客,他只想趕緊進場,準備比賽。 包金子連忙拉住文峰,說道:“這位兄弟,今兒你無論如何幫個忙。” “拜托就當我的幕客吧!” 文峰搖了搖頭,說道:“沒興趣。” 南宮阿保至今也不相信包金子是寶神王子,又抓住他脖子,說道:“讓我峰哥給你當幕客?” “想屁吃呢?” “告訴你,剛才那些神王世子們求我峰哥,峰哥理都沒理?” “給你個寒酸當幕客?” “你給我峰哥當還差不多!” 包金子扭了扭脖子,試圖擺脫南宮阿保魔爪,說道:“八大神王世子倒求你峰哥?” “不會吧?” “你多半在吹牛!” 紫馨和小丫頭說道:“吹不吹又能怎樣?” “反正我們也不需求人,也不會給誰當幕客。” “我們就比我們自己的。” 包金子點了點頭,說道:“好吧,你們峰哥是牛。” “要不……” “本王子都站特么一早上了,算你們贏了。” “我給你們當幕客,只要一會比武的時候,咱們算一起的行么?” “吔!” 南宮阿保和小丫頭等,又現出嫌棄神情。 堂堂寶神小王子,混到這份上,也是沒誰了。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一起捕鱼手机版下载 哈灵杭州麻将下载app 七乐彩历史开奖结果 亿潮智投 腾讯分分彩技巧 财神捕鱼为什么一直输 大唐电玩城下载大唐盛世棋牌 捉鸡麻将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快乐12四川快乐1 快乐8合法吗 网上李逵捕鱼赢钱技巧 豪利棋牌2018官方版 血流成河麻将下载 五分十一选五平台 浙江20选5走势图表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