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些前來避難的凱爾特人身上賺錢,確實不是什么讓人安心的方式,但現實就是這樣的殘酷,至少他們在幻星城市中會受到自由港軍隊的庇護,可以保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也不會被販賣到遙遠的外星系去。∷八∷八∷讀∷書,.2∞3.o≠ 老漢斯想從這些凱爾特難民的身上,并不只是為了賺錢,而且這些介乎于平民和貧民的百姓,也沒有太多的價值,他要的實際上是另外的東西。 人口,屬于己方的人口,這就是漢斯的目的。 現在凱爾特星政府已經算是分崩離析,那么多達四百多萬的凱爾特人,也就成為了一個各方都覬覦的一筆財富。 據說美盟的主導者美國,原本是打算派兵平息凱爾特星的混亂情況,并將這四百多萬居民帶回美盟星,可是這個提議卻遭到了老牌盟友英國勢力的激烈反對。 凱爾特星的從屬關系從地球時期論下來的話,那么應該隸屬于泰晤士星的英國勢力,可是礙于資源的不足,泰晤士人卻無法將這四百多萬凱爾特人移民到自家的星球。 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也絕對不想讓別人得到,即使他是自己的盟友,這就是泰晤士星政府的想法。 除了泰晤士星之外,美盟的其他星球也不想繼續讓美盟星繼續強大下去,所以他們都在有意無意的反對這件事,這讓向來強硬的美盟星政府也不得不暫時放棄了這個行動計劃。 表面上美盟的所有星球政府都做出了不會干涉凱爾特星的態度,可是暗地里卻并非如此。+∧八+∧八+∧讀+∧書,.※.→o 如今來到凱爾特星附近的海盜、雇傭兵團和奴隸走私船隊,至少有七成帶有著某個大勢力的命令和指示,他們都想分一杯羹。 在暗流涌動的凱爾特星區域,每一家都做好了去劫掠一番的準備,可是除了那些對此毫無所知的小型海盜團去當了炮灰之外,其他人還在等待最好的機會。 就在這種時候,在距離凱爾特星只有八百公里的小行星背后,卻有一支艦隊無聲無息的等待在了這里。 這支艦隊的戰艦并不是很多,只有六艘,其中有兩艘重型白鯊級護衛艦,兩艘八爪魚驅逐艦,以及兩艘劍魚級輕型突擊艦。 為了不被人一眼就辨認出這些來自人類聯合政府艦隊中的制式戰艦型號,每一艘戰艦都做出了巨大的改造,只不過對熟悉戰艦的老手看來,還是可以從體型上一眼就認出它們。 除了很多的改造和變體之外,這些戰艦的艦體上還擁有了新的涂裝和標志,一顆顯然的白骨骷髏頭被噴涂在艦身顯然的地方,而這個標志也代表了它們海盜團的身份。 在這個靜謐的宇宙之中,關閉了所有推進器和引擎,并且舷窗被大半被裝甲擋住之后,這支躲在小行星背后的艦隊就像幽靈一樣毫無存在感。 就在這樣安靜的環境中,身在其中一艘護衛艦中的陳重,掃了一眼主控臺上的屏幕,發現暫時沒有問題之后,這才轉頭看向一個被銬在金屬椅子上的女人。 閑來無事,陳重再一次問道:“血手查理,事到如今,你還不承認自己的身份么?” 這個被牢牢鎖住的女人很漂亮,也很年輕,她的相貌看起來很像華夏人,身上穿著一襲廉價的長裙。 聽到陳重的問話,這漂亮女人展顏微笑道:“陳首領,我不知道你是受到了什么人的蠱惑,但我只是自由港的一個普通侍女,再說你口中的什么查理,聽名字也是一個男性,所以您一定是搞錯了。” “唉!”陳重深深的嘆了口氣,在不能動用一些手段的情況下,他真的不愿意面對這么一個嘴硬的女人。 “首先,你面對我這樣一個可以威脅到你生命的人,你的態度太過的穩定了,沒有任何一個侍女能有這樣的心理素質。” “其次……”陳重走到金屬椅前,伸手在對方的身上和臉上劃過,“雖然你身上的裙子跟其他自由港侍女所穿的完全一樣,但是你忽略了自己那張漂亮臉蛋上的化妝品。” 說到這里,陳重將沾到了一點淡粉色彩的手指放在鼻子處聞了聞,隨后十分肯定的說道:“據我所知,這種口紅應該叫克里斯提,來自法蘭西星,它的售價是一百橙色能量幣,你不會告訴我這也是一個侍女能買得起的東西吧?” “我只是不怕死,所以才不怕你,這口紅是我從客人那里偷來的。” 漂亮女人再次辯解了起來,而且她的理由非常的牽強。 無奈的搖搖頭,陳重走到對方的面前,蹲身下來平視著對方那雙漂亮的眼睛,真誠的說道: “你應該也看出來了,我一直沒有對你使用那些傷害手段,這并不是因為我怕你,或者是懼怕你所代表的勢力,而是我知道你的來歷,所以才想要跟你們進行合作。” 注意到對方的表情有了微微的變化,陳重趁熱打鐵的繼續說道:“你這樣固執下去,對我們并沒有什么害處,可缺少了你所率領的血團,你那些躲在某處的族人們,沒有了你們提供的能源和給養,估計卻堅持不了多久。” 聽到陳重的話說的如此明白,這個一直不松口的漂亮女人,終于堅持不住了,她有些訝異的問道:“你真的知道我的身份?” “呵呵呵。”終于讓對方改變了說辭,陳重不禁笑道:“你們血團在其他黑暗勢力的眼中非常的神秘,可是你們即便是再偽裝,也無法改變某些東西。” “什么東西?”漂亮女人好奇的問道。 “你來自一個特殊的族群,所以你和你麾下的那些血團雇傭兵也都是一個族群,我已經看到過所有血團被俘虜的雇傭兵,自然也可以推測出你們的來歷。” 聽完了陳重的解釋,漂亮女人也明白了,對于她和她的團隊來說,這的確是一個非常明顯的破綻。 這次血團全員被生擒,當陳重和鄭奇在看到所有的血團雇傭兵都來自一個族群之后,稍加思索自然就知曉了他們的來歷,也迅速的鎖定了藏身在侍女群中的這個女人。11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18日股票大盘下跌 北京快8开奖直播现场 微信怎么建房玩斗牛牛啊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 七星彩开奖 期货配资定诈骗 遇乐棋牌大厅下载苹 上证指数代码 免费捉鸡麻将游戏下载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加拿大快乐8计划 浙江飞鱼有改规则吗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记 云南快乐10分开奖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广西快乐双彩好运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