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李恩靜要訂婚的消息后,許浩心的壓力就更大了,此刻外邊雪花漫天,他提著一把凡劍就出去了,李月明傳給他的九百道法其就有他最擅長的煙絲劍意。 其實那煙絲是李月明的一種意境,具體的劍法并不是那樣的,而許浩也偶然的得知,當初李月明在那云頂秘境的時候和他一樣也悟出了三種意境,而和他不同的是他只用了一個月! 到李月明成道境的時候他已經感悟出了足足三十六種意境,這讓他在同境修士足以傲視群雄。 許浩就在那雪緩緩舞起了劍,沒有用靈力,所以這劍也沒有什么威力,他就那么緩緩舞劍,眼只記得那劍,而他心卻一直在想李恩靜,這劍法一共只有十七式,許浩就這么一遍一遍的舞劍,一開始還很慢,后來卻越來越快。 漸漸的周圍居然刮起了一陣旋風,許浩就在那旋風之持續起舞,雪花漸漸的開始被他吸引過來,周圍的風也越來越大了,而許浩的劍也越來越快。 到了最后許浩也不記得自己經歷了幾天,他只感覺自己越來越輕盈,周圍二十里范圍內都被他卷了起來,而那雪更是積起好高好高。 許浩覺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又好像沒有抓住,那感覺是那么微妙,他不敢讓自己忘記這玄妙的感覺,只能繼續舞劍,直到最后許浩雙手持劍朝著遠處狠狠一劈,一股沖天的旋風直接出現直接向著遠處席卷而去。 許浩緩緩收手,他向四周觀望,只見周圍竟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群人,每個人身上的氣勢都十分凌厲,許浩一呆,這里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多的高手? “恭喜你啊,領悟了風的意境,這一道意境已經你之前領悟的那幾道加起來都要厲害了。”李月明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后面。 “師尊!”許浩連忙對李月明一拱手。 “嗯,你修煉的不錯,我已經把所有能準備的都準備好了,你我師徒一場,緣分不淺,我卻沒有教你多少東西,全靠你自學,不過沒事,強者之路從來都是孤獨的。 不管這次渡劫能否成功,我都會送你三樣東西,若我渡劫成功,有一天你可以沖出云瀾的話就可以來找我,若我渡劫失敗,這三樣東西就當作我給你的念想吧。” 李月明從儲物空間拿出一把普通的小刻刀交給許浩說道:“這是第一件東西,他不僅僅是一把刻刀,還是影衛的令牌,有了他,你就是影衛的主,不過自從那一戰結束之后影衛就縮水了很多,我也沒有展他們,所以只剩下這些人了,你要好好對他們。” “師尊,你放心吧,影衛眾人是李父的心血,也是你的心血,我一定會照顧好他們!”許浩接過那刻刀承諾道。 “嗯,至于另外兩件,我之后會給你,你要加緊練習,你把你從劍冢帶出來的那把劍給我吧,我這次渡劫要帶著我爹一起!”李月明說道。 “好!”許浩點了點頭把從劍冢帶出來的那把十分好看的劍交給了李月明。 “把你的兵器拿出來!”李月明又道。 “好!”許浩點了點頭拿出了鯤鵬戟,這是他最大的秘密,但在師尊面前他沒有秘密,他的一切李月明都知道。 李月明深深的看了鯤鵬戟一眼說道:“這兵器不錯,大手筆!”然后他一甩那把劍,一個小女孩立馬被他甩了出來。 只不過那小女孩現在的狀態十分不好,雙目緊閉,面色蒼白,整個身體都是虛幻的。 “師尊,她……”許浩立馬蹲下想抱起那小女孩,他對這小女孩有天生的喜歡,看到他就像看到了許夢瑤,才多久沒看到她,居然就已經到了這種狀態。 “你不是從劍冢得了三顆養魂果嗎?為她服下就好了,不過此魂先天殘缺,她缺少一魂二魄,做器靈的話恐怕會影響法器威力。” “沒關系的,我一定會為她找回其余的魂魄!”許浩拿出那養魂果,它確實是有三顆果子,沒想到還有這個功效,他現在拿出一顆就給那小女孩服了下去。 其實也不能說服,畢竟她是虛幻的,根本不能吃東西,許浩只是把那果子放到了她跟前,那果子就自動化作一團黃色的液體就流進了那小女孩的身體之。 “好了,這就行了,她會慢慢好起來的!”李月明一指那小女孩然后鯤鵬戟光芒一閃,那小女孩就不見了蹤影。 “師尊,渡歸墟境的天劫時會有三衰之劫,都是針對魂魄來的,這兩顆養魂果就給您用吧!”許浩把其余那兩顆養魂果一起遞給了李月明。 “嗯,此物對我確實有用,我在四千年前種下它的時候,它只是個死種子,沒想到居然真的活了,而且一次更是結了三顆果子,不過此物一顆足矣,多了反而有害,剩下那顆就留給你渡劫用吧,我知道我的弟子一定能踏入歸墟境!”李月明一笑拍了拍許浩的肩膀,然后拿走了一顆養魂果! “師尊,還有一個問題,我不算是李家的人,我只是您的弟子,這影衛交給我是不是有些不太妥當?”許浩擔心的問道。 “無妨,影衛屬于我第七脈,而且這李家早已不是當初的李家了,他們已經忘記了還有影衛的存在,你還有大事要做,為師渡劫在即恐怕是無法幫你了,正好就讓這影衛來幫你。 他們雖只剩一百二十七人,但各個都可獨當一面,如果你有心的話,以后就讓影衛可以有個好的結果,他們這一生也很苦很苦……”李月明拍了拍許浩的肩膀說道:“我輩修士,萬不可違背自己的心,我的弟子一定不會隱世家族的傳人差!” “嗯!”許浩點了點頭,那李月明一笑轉身離去,只留許浩和那些修士們站在原地。 “少主!”那身后的修士突然齊齊對許浩單膝跪下,嚇了許浩一跳,他連忙對他們擺了擺手說道:“各位前輩快快請起!” 那些聞言站了起來,許浩朝他們看去,只見他們一個一個最低也是化靈境修士,而領頭的三人更是那些化靈境大圓滿的氣勢還要高深,許浩的心砰砰的,這就有了三個成道境修士?那尋霧盟豈不是代表著進一步壯大了? “諸位前輩,你們知道我師傅去那里了嗎?”許浩對他們一拱手問道。 “主子應該是去找蘊含仙氣的東西了,他的仙氣不夠渡劫所用的。”其一個成道境修士對許浩說道。 許浩點了點頭,看向那些人,他們的目光都充滿著麻木,沒有一絲情感,好像木頭人一樣,而且在印象,許浩記得影衛們都滿身黑衣,但這些人打扮的都和凡人無異,顯然是這些年來李月明給他們下了命令,讓他們以真面目示人。 許浩認真的記住了他們每一個人的樣子,突然對他們一拱手說道:“諸位前輩,師尊將你們托付給我,我就一定會完成對他的承諾,我永遠不會命令你們,你們永遠都是我的前輩。 我的家不在這里,諸位前輩一生孤苦,我會帶你們去我家,我會在春城為你們建一座大大的莊園,我還會盡我所能替你們打造最好的修煉環境,你們可以在春城娶妻生子,可以有一個家!” “少主,影衛建立至今已數千年,影衛的主在那里,影衛就在哪里,我們會用性命來維護影衛的尊嚴,這是第一代主給我們立下的規矩,那時候我們才只是最弱小的一部分人。 到現在其余的人都逝去了,只有我們還在殘存,但我們也是影衛,我們最大的心愿不是歸養田園,而是讓影衛的名字重歸這州大陸!” “諸位前輩,是我目光太狹隘了,請諸位放心,仗是一定要打的,我曾立下誓言有朝一日一定要踏平北羅劍宗,現在有了諸位前輩的幫忙真是又邁出了一大步啊!”許浩由衷的開心道。 “哈,少主,要說別的我影三不敢說什么,但我卻有一個特長,那就是殺人,尤其是北羅劍宗的人,當年大戰,我獨自一人就殺的那北羅劍宗的人聞風喪膽,可惜一直沒有機會,現在少主既然有此愿望我影三第一個奉陪!”那第二個成道境的修士豪情的說道。 “好!”前輩,你們之前怎么樣子現在就怎么樣,今年的七夕是李家最尊貴的小姐舉行婚典的日子,到時候我就會需要大家了,若是他們不放人的話,那我們就算是搶也要將他搶過來! “遵命!”眾影衛拱手回答,然后瞬間消失,他們平時就住在李月明院子的不遠處,只有在需要他們的時候才會被叫出來,而李月明的修為已經很高了,所以好久都沒有再讓他們出手了! 看著眾人離去,許浩一笑,他遙望遠處,那個方向就是李恩靜所在的方向,不知她此時正在干嘛,會不會也在被心事纏繞! 而另一邊各大家族又一次遭殃了,李月明出去以后簡直是瘋狂了,不管是大小宗門,只要是他們宗內有一點點含有仙氣的東西就立刻搶走! 偏偏李月明的實力又十分高強,讓他們敢怒不敢言,他們的家族里不是沒有李月明這種層面的高手,但他們都沒膽子突破,因為一個不小心就會隕落! 而越強大的人就越不愿意失去這一切,所以他們想盡辦法屏蔽自身氣息,只為了不召來天劫而多活幾千年! 他們只有到最后關頭才不得已去突破,而歷史上這樣的人沒有一個踏入過歸墟境,而像李月明這樣主動尋求突破的人除了之前那個絕世劍仙之外還沒有! 所以眾人一邊咬牙切齒的恨著搶走他們寶貝的李月明,一邊也想看看李月明究竟能不能踏入歸墟境,經歷了這么多年,那天劫又有什么變化!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哈灵麻将为什么下载不了 大发pk10被骗过程 电力股票推荐 捕鱼王手机版官方下载 广东麻将闲来 体彩6十1说明 北京pk10精准计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游 河南快赢481开奖号码 体彩p3牛彩网 26选5一等奖是多少钱 股票配资 名片 手机网上兼职赚钱 长沙麻将技巧十句口 掌心福州麻将官网安卓 3d定胆的最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