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銘看著陳棟臉上的鎮定,本來還想再說點什么,張了張嘴卻又咽了下去,既然陳棟都能如此信任葉飛,為什么自己不能?想通這點之后,宇文銘便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抬頭看向了舞臺那邊,此時林震南已經帶著林詩畫走上了紅地毯,而在他們的面前,則是一位穿著黑色西服的王景山 ,在司儀的引導下,就這么一步步的朝著兩人走了上去… 朝著自己的新娘走去。 雖然從林詩畫的眼中,他看到了冷漠,無情,看到了僵持在臉上的微笑,但他不在乎,他真正在乎的是林詩畫背后所代表著的兩股勢力,林家和蕭家。 當然不在乎是一回事,但自己的妻子心里一直想著其他男人,這讓他很是憤怒,甚至已經決定,結婚之后,會想盡一切辦法搞死葉飛,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安枕無憂。就這樣,林震南準備將女兒交給王景山的時候,現場賓客,包括二樓包廂里的王安國和林護國兩人全都露出了璀璨的笑容,兩位老人相互對視一眼,盡皆從對方的眼中看 到了滿意之色,這次聯姻,絕對會在京城打開一個新的局面。 到那時,不論宇文家還是董家,亦或者陳家都拿他們沒辦法。 到那時,王家只會更強。 然而,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停留在舞臺的那對新人身上的時候,卻沒有人注意到,一個人影,正從遠處徒步緩緩而至,他走的不快,但每一步沉穩有力。 舞臺上,王景山已經從林震南手中接過林詩畫,朝著舞臺中央走去,至于那位司儀則顯得特別興奮,畢竟這可是他主持那么多婚禮里面,最盛大的一次。 而且還是豪門頂級婚禮。 “尊敬的王景山先生,現在站在您身邊這位美麗的姑娘將是您往后余生的陪伴,也是您最漂亮的新娘,現在您愿意為她帶上象征永恒的戒指,從此與她共度余生嗎?” “我愿意!”聽到司儀的話后,王景山露出燦爛的笑容。這樣的聲音,穿在眾人的耳中,許多人想法不同有些人覺得很是感動浪漫,有些人則覺得王景山虛偽至極,尤其是宇文銘在聽到對方這句話后,他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 就是吐… 簡直太惡心了。 站在林詩畫旁邊的納蘭娜娜心里也有些心亂,她不知為什么,心跳開始加速,也不只是為林詩畫擔心,還是因為什么,總之就是有些不舒服。“那么,林詩畫小姐,您愿意……”司儀看到王景山表態之后,便轉身,微笑的看向林詩畫,準備繼續問下去,可不知為何,他的聲音還不曾說完,就被一道沉悶的聲音打斷。 “我想,她是不會愿意的!”如此隆重寧和的場面,突然間想起這樣突兀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傳入在場每個人的耳中,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或者說是出現了某種幻覺?要知道這里可 是京城乃至華夏最頂級的婚禮現場,兩個即將結為親家的人可都是京城豪門貴族,誰敢在這個時候阻擋這場婚禮? 這可等于直接打兩大家族的臉啊,即便是董家,陳家那樣的家族也不會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事。 很快,在場的眾人便將目光齊刷刷的投向了聲音來源的方向,這時就看到一個身穿黑色風衣,面無表情的青年正一步步朝這邊走了過來。 這時,所有人都震驚了,因為他們大多數人都沒見過這個青年,他們有些不明白,這樣一個陌生男子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兒? 更不明白這個人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他真的不怕死嗎? 難道他不知道,這句話說出來之后,就等于徹底得罪了兩大家族?不,準確的說是三大家族,還有一個蕭家。 這到底是誰家的孩子?竟如此不知輕重? 陳棟聽到這聲音后,臉上便露出了笑容,他很清楚,葉飛從來都不會讓人失望,這一次也不例外。 至于坐在他旁邊的宇文銘在聽到這樣的聲音后,眼中閃爍著的光芒更加敏銳。 師父終于來了。 只要他一來,那么今天這場婚禮肯定無法進行下去。 作為伴娘的納蘭娜娜也聽到了這個聲音,當她回過頭看去的時候,渾身都是一顫,她想過很多,也想過林詩畫的心上人會是誰,但從未想過,竟然真的是他… 可若真的是他,那為什么林詩畫從來沒有告訴過自己他的名字? 還是說他根本就不是林詩畫心中的那個人? 只知道林詩畫不想嫁給王景山,所以才跑過來的? 是的,一定是這樣,他從始至終都是這么熱心腸,之前對于孔歆那樣,不畏生死殺了月不聞,應該就是因為看不慣那些事。 只是,納蘭娜娜心里這么想,但現實中她卻發現站在自己身邊的林詩畫卻渾身一顫,雙眼包含淚光,也正是這個時候她才知道是自己錯了,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 二樓包廂,王安國眉頭緊鎖,林震南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倒是站在他身邊的前妻,蕭錦蕓臉上流露出一抹異樣之色,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反倒是坐在椅子上,眼瞼下垂的林護國突然露出一絲好奇之色,他好奇眼前這個小娃娃是誰,他又有什么資格替自己孫女兒做決定?舞臺上的王景山,在看到葉飛出現的時候,他的雙眼已經開始迸發出濃濃的烈火,他根本沒想到犯了那么大的事,葉飛竟還敢出現在自己面前,更沒想到會出現自己的婚 禮上,他不要命了? 最主要的是他是怎么進來的?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心中都開始有著奇怪的想法,這小子到底要做什么? 倒是葉飛,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反而一步步朝著婚禮舞臺走了過去,因為舞臺上站著的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是絕不允許其他人搶走。 很快,葉飛就當著所有人的面走上了舞臺,來到了林詩畫的身前,然后一字一頓道:“你屬于我,怎能嫁給他?” 一字萬鈞,就這么抨擊在每個人的心房。 很簡單的一句話,卻充滿了信念。看著近在咫尺的葉飛,看著那熟悉而又心疼的面龐,林詩畫看的有些呆了…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浙江飞鱼实业董事长 街机捕鱼现金版下载 广西南宁老友麻将 极速11选5彩平台 波浪口诀 22选5体彩开奖结果今天 广西11选5一定牛网 中国南车股票分析 篮球场围栏网 星游娱乐棋牌 陕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nba新赛季赛程表 兜趣江西麻将安卓版 辽宁快乐12电子走势图怎么样 星悦麻将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