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蔣文忠似乎早就猜到葉飛會這么做,雙臂提前抬起,死死的護在身前。 “砰!” 一聲悶響,葉飛那一拳直接落在他的手臂上,強大的二重內勁瞬間爆發,將他的雙臂咔的一聲震開,接著拳印便落在他的心口,三重內勁轟的一聲爆發出去… “噗!”蔣文忠被這一拳打的連連后退,同時一口鮮血也直接噴了出去,但也正是這個時候,那群沖上來的保鏢將蔣文忠直接護在最中間…… “撤!”看到這一幕之后,雷步凡大吼一聲,雙手中的bǐ shǒu來回一甩,轉身便朝著大廳中沖了過去,至于那剩余的三分之一人手也跟著雷步凡沖了出去… 畢竟,這個時候留在這里,也只有死路一條,周圍的人只要匯聚過來,他們根本就沒有活路! 葉飛也知道那一拳沒有殺掉蔣文忠,那么只能撤退,可就在葉飛轉身就要隨著雷步凡一起離開的時候,蔣浩卻帶著人從旁邊攔住葉飛的去路,讓葉飛不得不往后退去…… 也就在這時,葉飛身前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 這一刻,葉飛根本不在猶豫,一把抓住對方的肩膀,接著右手一抖,一把小刀就抵在那靚麗女子的脖子上… “都給我停下,否則我便殺了她!”那些本來就要沖上去的黑衣人看到葉飛竟然挾持了一個人,當然這個人若是旁人也就算了,可她卻是司空家的掌上明珠司空靈兒! 司空家,那可是臨海第一家族,雖說平日和老好人一樣,不得罪任何一個家族,但也并不代表著司空家族沒有脾氣! 若是在這其中出了什么意外,在場沒有任何人能承擔起這個責任! 原本暗中準備讓自己人出手的董逸銘看到這一幕后,一張英俊的臉頰上逐漸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這小子真有意思,讓下面的人都停手…” “是!”旁邊一個小弟小聲應了一句,然后便走了出去! “葉飛,你特么的用女人要挾?還算什么男人?”蔣浩看到這一幕后,頓時怒了,但他并沒有失去理智一般沖上去,而是轉過身看向了蔣文忠… 畢竟,若真在這個時候讓司空靈兒受到什么傷害,他可負責不起!“葉飛!”這時的司空博面目冰冷的站起來,雙眼瞇在一起猶如即將發狂的雄獅一般,甚至毫不懷疑,葉飛若真將司空靈兒給怎么了,他恐怕會瞬間爆發,甚至都不會去管 葉飛背后到底有誰… “放開她!”司空博慢慢的吐出三個字! “我可以放了她,不過前提是必須讓我們安然離開!”葉飛冷冷的說著,在這里沒有人愿意死,他雖然可以憑借實力撤退,但是其他人呢? 外面的王鵬和張強呢?“蔣先生…”司空博眉頭一挑,然后轉過身看向了蔣文忠,畢竟這里是蔣文忠的地盤,他女兒的生死也就看他的意思,毫不客氣的說,葉飛這么做,其實并不是要挾,而是變 相的禍水東引… 若是蔣文忠不同意,那么就等于是得罪了司空博… 這一刻,蔣文忠的臉色冰冷的有些可怕,葉飛當著臨海這么多大佬的面刺殺自己,如今已經將自己重創,現在若是讓他就這么走了,自己的臉面往哪放? 但,若是不同意,眼前這可是司空博的女兒,日后他們蔣家恐怕就沒多少好日子可過了! 轉身又看了看蔣浩,心中再三猶豫之后,便無力的擺了擺手:“讓他們走吧!” 這一刻,蔣文忠就好似已經蒼老了十多歲一般! 蔣浩欲言又止,但還是對著那些保鏢揮了揮手,讓他們放人… 得到命令之后,其余的一些保鏢,還有那些從外面圍聚過來的,都朝兩側退開… “還有外面,讓那瘋子別再為難我的兄弟了!”葉飛一只手摟著司空靈兒,一只手將飛刀抵在她的脖子上,一邊往后退,一邊開口說這! 至于司空靈兒,今天因為穿著一身白色禮裙,如今被葉飛這么摟著,整個身體都時不時的貼在葉飛身上,這讓她小臉竟泛起微紅…… 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在這種情況下,她竟然不怕!至于葉飛這邊,自然比司空靈兒的感覺更加敏銳,因為緊身貼著,甚至能夠感受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以及那微熱的肌膚,以至于在挪動的時候,微微觸碰到豐滿的翹tun ,這讓葉飛猛然間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司空靈兒似乎也感受到葉飛的異常,微紅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怒容,這家伙都這個時候了,心里還在想些什么?當初來司空家休我的時候,還說了那么多難聽的話… 現在竟然特么的有反應? 要不要臉,葉飛… 當然這些話,司空靈兒也只是在心里想了想,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在這一刻竟然沒有任何抵觸! 就這樣,葉飛挾持著司空靈兒,還有雷步凡以及他身邊的一些保鏢逐漸來到了大廳外面,此時大廳外,張乾坤正一拳將王鵬打飛出去…… 當然,在這個時候張乾坤得到了蔣文忠的命令,也就收了手,冷冷的看著從走出來的葉飛以及雷步凡等人,尤其是看到葉飛的時候,他那雙眼中流露出陣陣精芒…“鑰匙在這兒,你們離開之后,一定要放了我女兒,否則就算是將臨海翻個底朝天,我也不會放過你!”司空博從旁邊走了過來,把那寶馬750的車鑰匙遞給葉飛,面無表情 的說著! 葉飛一把抓過車鑰匙,只是沖著他笑了笑,然后轉身便把車鑰匙丟給了雷步凡,就這樣葉飛,張強,王鵬等人便上了那輛寶馬車…… 看著寶馬車啟動離開之后,現場蔣家的人一個個都是面目寒冷,但沒有蔣文忠的命令,卻沒有一個人敢追上去。 此時,雷步凡開著車,王鵬坐在副駕駛位,葉飛,司空靈兒以及張強都在后排,這時的葉飛已經沒有挾持司空靈兒,而是看著她鄭重的說道:“多謝!”若是在以往,葉飛肯定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對于司空靈兒,他談不起有多恨,可就是非常討厭,厭惡這樣勢利的女人!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北京快中彩奇偶走势 四川快乐十二最大遗漏 广东推倒胡麻将 免费四川麻将血战到 快乐10分助手下载 免费下载四川麻将 快3开奖快结果 河北快三走势图十一选 10分快3怎么投注 云南11选5投注 打武汉麻将的技巧 赛车游戏破解版下载 15选5开桨结果 熊猫棋牌下载地址 陕西快乐十分遗漏 吉林快三一定牛快3走